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聊聊滴滴為啥值得“重罰”

作者:Ada

物聯(lián)網(wǎng)智庫 原創(chuàng )

導讀

昨日,國家互聯(lián)網(wǎng)信息辦公室公布了對滴滴的處罰結果,“靴子落地”了嗎?

時(shí)隔一年,這起國內首次動(dòng)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的滴滴出行網(wǎng)絡(luò )安全審查案終于走向了終章。昨日(7月21日)下午13時(shí)許,國家互聯(lián)網(wǎng)信息辦公室公布了對滴滴的處罰結果——

依據《網(wǎng)絡(luò )安全法》《數據安全法》《個(gè)人信息保護法》《行政處罰法》等法律法規,對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處人民幣80.26億元罰款,對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cháng)兼CEO程維、總裁柳青各處人民幣100萬(wàn)元罰款。

在這個(gè)昏昏欲睡的工作日午休時(shí)段,高達80億的罰款一石激起千層浪,迅速引發(fā)熱議、沖向熱搜首位,而網(wǎng)信辦在回答記者提問(wèn)時(shí)公布的“8條罪證”更是將滴滴推向了輿論的中心。雖然滴滴在第一時(shí)間便予以回應,但在一片口誅筆伐之中,“罰少了”、“永久下架”等言論仍居多數……

海量數據去哪兒了?

據國家互聯(lián)網(wǎng)信息辦公室有關(guān)負責人介紹,滴滴公司共存在16項違法事實(shí),歸納起來(lái)主要是8個(gè)方面:

一是違法收集用戶(hù)手機相冊中的截圖信息1196.39萬(wàn)條;

二是過(guò)度收集用戶(hù)剪切板信息、應用列表信息83.23億條;

三是過(guò)度收集乘客人臉識別信息1.07億條、年齡段信息5350.92萬(wàn)條、職業(yè)信息1633.56萬(wàn)條、親情關(guān)系信息138.29萬(wàn)條、“家”和“公司”打車(chē)地址信息1.53億條;

四是過(guò)度收集乘客評價(jià)代駕服務(wù)時(shí)、App后臺運行時(shí)、手機連接桔視記錄儀設備時(shí)的精準位置(經(jīng)緯度)信息1.67億條;

五是過(guò)度收集司機學(xué)歷信息14.29萬(wàn)條,以明文形式存儲司機身份證號信息5780.26萬(wàn)條;

六是在未明確告知乘客情況下分析乘客出行意圖信息539.76億條、常駐城市信息15.38億條、異地商務(wù)/異地旅游信息3.04億條;

七是在乘客使用順風(fēng)車(chē)服務(wù)時(shí)頻繁索取無(wú)關(guān)的“電話(huà)權限”;

八是未準確、清晰說(shuō)明用戶(hù)設備信息等19項個(gè)人信息處理目的。

這“八宗罪”以及數以千萬(wàn)、億級計算的隱私數據量,樁樁件件都結結實(shí)實(shí)地踩到了用戶(hù)的底線(xiàn)——人臉信息、精準位置、身份證號信息等等。然而,冷靜后細想,“天下烏鴉一般黑”,難道其他互聯(lián)網(wǎng)廠(chǎng)商就沒(méi)有收集我們的個(gè)人信息嗎?如今,誰(shuí)還不是個(gè)沒(méi)有隱私的“透明人”了?
誠然,任何人看到這觸目驚心的數據量后都難免憤怒,筆者也曾怒斥一句“滴滴怎么敢?”但在“個(gè)人隱私保衛戰”之后,更多的網(wǎng)友還是更加關(guān)心數據的去向,而這恰恰也是滴滴網(wǎng)絡(luò )安全審查事件的開(kāi)端。

想必大家還記得,2021年6月30日晚間,100周年的前夜,滴滴在紐交所低調上市。7月2日,中國網(wǎng)信辦官網(wǎng)便公開(kāi)發(fā)布了“網(wǎng)絡(luò )安全審查辦公室關(guān)于對‘滴滴出行’啟動(dòng)網(wǎng)絡(luò )安全審查的公告”,并要求審查期間“滴滴出行”停止新用戶(hù)注冊。

更重要的是,公告明確提到了“防范國家數據安全風(fēng)險”,就在大家多重猜測之際,有網(wǎng)友發(fā)文稱(chēng),滴滴為了在美國上市,未經(jīng)國內監管部門(mén)允許,在七一前一天把中國道路數據打包給美國了。該言論迅速發(fā)酵,風(fēng)波愈演愈烈,雖然疑似最初曝出該消息的網(wǎng)友在輿論乍起之時(shí)便連忙注銷(xiāo)了賬號、滴滴高管與官方賬號也曾多次表態(tài)否認,但時(shí)至今日,“把數據打包交給美國”的標簽仍纏繞在側。

圖源:芯智訊

眾所周知,滴滴可以提供包括網(wǎng)約車(chē)、出租車(chē)、拼車(chē)、代駕以及順風(fēng)車(chē)等多種類(lèi)型的服務(wù),其背后是用海量都不足以形容的龐雜數據,包含所有用戶(hù)的個(gè)人信息、行程信息、支付信息、車(chē)內錄音信息等,通過(guò)這些信息可以輕易地基于大數據技術(shù)還原出一個(gè)完整的、精細到肌理的中國。所以,如果該言論成真,其對于國家安全造成的重大威脅難以想象。

盡管網(wǎng)信辦給出的8個(gè)方面、16項違法事實(shí)中并未提到數據去向,但其中的一段話(huà)卻值得深思——

此前,網(wǎng)絡(luò )安全審查還發(fā)現,滴滴公司存在嚴重影響國家安全的數據處理活動(dòng),以及拒不履行監管部門(mén)的明確要求,陽(yáng)奉陰違、惡意逃避監管等其他違法違規問(wèn)題。滴滴公司違法違規運營(yíng)給國家關(guān)鍵信息基礎設施安全和數據安全帶來(lái)嚴重安全風(fēng)險隱患。因涉及國家安全,依法不公開(kāi)。

其中,諸如“嚴重影響國家安全的數據處理活動(dòng)”、“惡意逃避監管”、“國家關(guān)鍵信息基礎設施安全和數據安全”這一類(lèi)的措辭仿佛也昭示著(zhù)事情并沒(méi)有那么簡(jiǎn)單。雖無(wú)意妄論國家安全,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布了80.26億的處罰后,網(wǎng)信辦并未明確去年7月便下架的多款滴滴出行APP何時(shí)回歸,所以筆者認為,現在談“靴子落地”仍為時(shí)尚早。

滴滴用戶(hù)數據如何繪出道路細節?

相信很多讀者都曾有過(guò)“教育”滴滴的經(jīng)歷——雖然APP內支持地圖選擇起點(diǎn)/目的地,但很多人仍習慣手動(dòng)輸入,其中偏差的幾百米路程則會(huì )口頭為司機指路,經(jīng)過(guò)一定時(shí)間的路線(xiàn)“學(xué)習”,滴滴便會(huì )自動(dòng)更新對于該目的地的導航。

而這種非常簡(jiǎn)單的AI、數據標注在一些內部道路的導航中表現尤為亮眼,但其背后的隱患也顯而易見(jiàn)——無(wú)論起點(diǎn)或目的地是否位于軍事重地、敏感地區等,哪怕是地圖上并沒(méi)有細化的部分,只要是訂單涉及的行駛路線(xiàn)都將被滴滴收錄。而這些涉及道路信息等關(guān)乎基礎設施的敏感數據何其重要,曾在中國擁有近4億年活躍用戶(hù)的滴滴完全可以通過(guò)其日積月累的訂單路線(xiàn)描繪出中國大小城市的街道巷陌。

除此之外,網(wǎng)信辦公布的違法事實(shí)中提到的“親情關(guān)系信息”、“家”和“公司”打車(chē)地址信息也令人細思極恐。滴滴是如何在沒(méi)有設置親情賬號的前提下獲知社交關(guān)系的?又是如何在并未標記家與公司地址的情況下自動(dòng)篩選、匹配位置信息的?

從專(zhuān)業(yè)層面來(lái)看,其勢必會(huì )用到“聚類(lèi)分析”,這是目前數據挖掘中的一個(gè)很活躍的研究領(lǐng)域,顧名思義,即“物以類(lèi)聚人以群分”,聚類(lèi)分析是指將物理或抽象對象的集合分組為由類(lèi)似的對象組成的多個(gè)類(lèi)的分析過(guò)程,目標就是在相似的基礎上收集數據來(lái)分類(lèi)。

通俗來(lái)講,假如你與親友相約每周末都會(huì )進(jìn)行聚餐、逛街等活動(dòng),那你們每周至少會(huì )有一次,在同一時(shí)段前往同一目的地,而后在同一時(shí)段,在該目的地分別打車(chē)回家。這種相似度極高的同類(lèi)數據累計夠一定次數之后便可超越巧合,被認定為親友關(guān)系。換言之,只有積累了足夠的數據樣本,想要將其分類(lèi)尋找重合點(diǎn)便不是難事,而成立近十年的滴滴最不缺的就是長(cháng)期用戶(hù)及其長(cháng)年累月的訂單數據。

“家”和“公司”打車(chē)地址信息亦是同理,當你多次在深夜自一個(gè)辦公樓打車(chē)至一處居民區,家與公司的地址便垂手可得。

總結來(lái)看,僅僅用戶(hù)訂單與導航路線(xiàn)便足以挖掘出大量有價(jià)值的信息,而其違法事實(shí)中提到的手機截圖信息、人臉識別信息、出行意圖信息等又將映射到哪里呢?更令人膽寒的是,聚齊了人臉數據、年齡、職業(yè)、家庭位置、親友關(guān)系等諸多細節,無(wú)異于將用戶(hù)“一絲不掛”的剖白在網(wǎng)絡(luò )世界之中。

行文至此,筆者不禁后怕,如若此前傳聞成真,恐怕用“遺患無(wú)窮”來(lái)形容也不為過(guò)。

滴滴還能否一戰?

毫無(wú)疑問(wèn),這次拉鋸了一年有余的網(wǎng)絡(luò )安全審查對于滴滴而言,除了明面上的80.26億罰款外,產(chǎn)品下架所帶來(lái)的用戶(hù)流失也同樣是一記重擊。

據網(wǎng)約車(chē)監管信息交互平臺統計,截至2022年6月30日,在當月訂單量前10名的平臺中,按訂單合規率(指駕駛員和車(chē)輛均獲得許可的訂單量占比)從高到低的分別是如祺出行、享道出行、T3出行、攜華出行、首汽約車(chē)、曹操出行、萬(wàn)順叫車(chē)、美團打車(chē)、滴滴出行、花小豬出行。

此外,根據交通運輸部每月發(fā)布的網(wǎng)約車(chē)運營(yíng)數據,今年3月,滴滴出行的月訂單量相對于去年6月下滑超過(guò)35%。除了本就虎視眈眈的高德打車(chē)、美團打車(chē)外,曹操出行、T3出行增長(cháng)強勁,多方力量通過(guò)加大優(yōu)惠力度、增加宣傳曝光等諸多途徑,加速爭奪市場(chǎng),而APP下架、處于整頓期的滴滴目前看來(lái)毫無(wú)招架之力。

同時(shí),滴滴的虧損也在持續擴大。2021年滴滴運營(yíng)虧損為484.4億元,上年同期運營(yíng)虧損137.9億元;凈虧損為493.3億元,上年同期的凈虧損為106.1億元;歸屬滴滴股東的凈虧損為500.3億元,上年同期歸屬普通股股東的凈虧損為106.8億元。

而隨著(zhù)處罰結果的公布,滴滴似乎距離回歸又近了一步,只不過(guò),面對重新洗牌的賽道競爭,滴滴還能否一戰呢?

在回答這個(gè)問(wèn)題之前,我們不妨先來(lái)思考,對于整個(gè)出行領(lǐng)域而言,是否存在真正的壁壘?

從高德地圖、美團、騰訊,以及不久前剛剛宣布加入網(wǎng)約車(chē)競爭的華為來(lái)看,這一行的壁壘并不高。哪怕是在滴滴如日中天之際,也有不少司機會(huì )同時(shí)注冊多個(gè)平臺,同時(shí)接單,不少用戶(hù)也會(huì )在發(fā)布訂單前價(jià)比三家。

所以,對于滴滴而言,交了罰款是第一步,整頓APP重新上架才算是宣布回歸,而后能否財務(wù)壓力下抗住激烈競爭才是真正的考驗。

寫(xiě)在最后

無(wú)論如何,滴滴網(wǎng)絡(luò )安全審查告一段落,這一次具有重大意義的清查也令企業(yè)與用戶(hù)對于數據安全有了更加深刻的認知,正如胡錫進(jìn)評價(jià)此事時(shí)所言,希望這是一個(gè)大型互聯(lián)網(wǎng)公司停止過(guò)度采集和濫用用戶(hù)信息、個(gè)人隱私和國家信息安全受到互聯(lián)網(wǎng)全行業(yè)乃至中國全社會(huì )高度重視的轉折點(diǎn)。

誠然,在數據為王的時(shí)代,最大化收集用戶(hù)信息的做法普遍存在于消費行業(yè),但如何合法合規地處理、利用數據,以及數據的去向才是關(guān)鍵,也希望滴滴一事能為互聯(lián)網(wǎng)企業(yè)敲響警鐘,要嚴守國家安全底線(xiàn),保護用戶(hù)隱私。

       原文標題 : 聊聊滴滴為啥值得“重罰”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xiě),觀(guān)點(diǎn)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chǎng)。如有侵權或其他問(wèn)題,請聯(lián)系舉報。

發(fā)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cháng)度6~500個(gè)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guò)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wú)評論

暫無(wú)評論

安防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lián)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wǎng)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