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撬動(dòng)大健康,海爾有了新支點(diǎn)

圖片

把大牌做成王牌。

文 | 華商韜略 陳斯文

在中國企業(yè)界,海爾一直是一本寫(xiě)滿(mǎn)知識點(diǎn)的參考書(shū),也是一本一直在更新內容的參考書(shū)。

最近幾年,海爾最重要的更新,莫過(guò)于撕掉家電企業(yè)標簽,布局新的產(chǎn)業(yè)賽道。

2024年6月18日,伴隨以總價(jià)125億元人民幣,完成對上海萊士血液制品股份有限公司20%股權的收購。海爾又對其最新的“大健康”產(chǎn)業(yè)賽道,如何“大”、如何“健康”給出了新解。

【1】

海爾選擇了上海萊士,也選擇了一個(gè)最特殊的行業(yè):血制品。

血制品,是用健康人血漿做原料,經(jīng)過(guò)分離、提純或重組DNA技術(shù)制備的各類(lèi)血漿蛋白產(chǎn)品,臨床上能免疫、能治病、能救命。

這個(gè)行業(yè)的本質(zhì),用十五個(gè)字就能概括:牌照的生意,規模的生意,能力的生意。

牌照,就是準入制度。中國很多行業(yè)都有準入制度,但血制品的準入是最嚴的。

“最嚴”的第一個(gè)標志,行話(huà)叫“生產(chǎn)企業(yè)總量控制”。

2001年,國務(wù)院發(fā)布通知規定:國家不再批準設立新的血液制品生產(chǎn)企業(yè)。

任何行業(yè),準入再?lài),都還有理論上的可能。但血制品行業(yè)徹底關(guān)上了門(mén),有牌照就干,沒(méi)牌照就看。在沒(méi)有新政策前,行業(yè)玩家是固定的。

“最嚴”的第二個(gè)標志,是即使有牌照,照樣受管控。

血制品企業(yè)的原料是血漿,采漿機構叫做漿站。管控的方式就是管控漿站,血制品企業(yè)申請新設漿站,門(mén)檻奇高,限制極嚴。

2012年,衛生部發(fā)布了通知,規定漿站只能由血制品企業(yè)設立。申請資格的術(shù)語(yǔ),叫“三大類(lèi)、六產(chǎn)品”,即企業(yè)的注冊血液制品不能少于6種,且必須同時(shí)包含人血白蛋白、人免疫球蛋白、人凝血因子三大類(lèi)。

國內滿(mǎn)足這個(gè)條件的企業(yè),只有13家。

現存的漿站,也要循規蹈矩。比如“一對一供漿”,血漿不能供應給別家,也不能從別家采購;比如“站區合一”,每個(gè)漿站獨占一個(gè)采漿區,區與區絕不重疊;比如“人區合一”,只有采漿區的常住居民,才能到對應的漿站供漿。

準入搞得嚴,主觀(guān)是為了保障血制品安全,客觀(guān)上奠定了商業(yè)格局:這不是一個(gè)自由競爭市場(chǎng),參與者不會(huì )變多,只可能越來(lái)越少,市場(chǎng)紅利都由存量企業(yè)分享,這就是“牌照的生意”。

血制品行業(yè)強調的規模,指的是每年能拿到多少血漿原料,這個(gè)被稱(chēng)為“采漿量”的指標,決定了企業(yè)的產(chǎn)能天花板。

不能隨便開(kāi)漿站,不能隨意采漿,更不能外部購漿。因此在2023年,國內血漿需求量超過(guò)16000噸,總采漿量12079噸。4000噸的缺口,讓整個(gè)行業(yè)無(wú)法達產(chǎn)。

當血制品供不應求,原料卡產(chǎn)能的脖子,就是在卡營(yíng)收和利潤的脖子。

漿站多,采漿量就大,產(chǎn)能規模就高,營(yíng)收和利潤才能增長(cháng)。這種產(chǎn)業(yè)鏈傳導,就是“規模的生意”。

血制品企業(yè)的能力如果只能剩一項,那一定是技術(shù)能力。衡量它也有個(gè)指標:血漿綜合利用率。

在血漿量一定的情況下,從血漿中提取出的產(chǎn)品種類(lèi)越多,血漿利用率就越高。

圖片

人血有150多種蛋白和因子。國外的優(yōu)秀企業(yè)相對領(lǐng)先,能提取20多種產(chǎn)品;國內行業(yè)水平相對落后,第一梯隊企業(yè)能提取10-12種,一般企業(yè)三四種,最差的甚至只能生產(chǎn)最易提取的人血蛋白和靜丙。

同樣一噸血漿,在不同技術(shù)能力的企業(yè)手里,價(jià)值是不同的。比如白蛋白價(jià)格低,特免和凝血因子價(jià)格高,噸漿收入的上限、噸漿利潤的差別,秘密就藏在產(chǎn)品結構里。

在血制品行業(yè)里,牌照定先手、規模定格局、但決定上限的,最終要靠能力。這就是“能力的生意”。

進(jìn)入血制品行業(yè)的海爾,如同坐上了一張特殊的牌桌。這張牌桌,上桌不易,贏(yíng)牌更難,終局如何,都取決于抓了什么牌。

【2】

上海萊士是一張大牌,是血制品行業(yè)踐行“十五字本質(zhì)”的典型。

1988年,上海萊士成立,合資方有兩個(gè):美國稀有抗體抗原供應公司,上海市血液中心血制品輸血器材經(jīng)營(yíng)公司。

這個(gè)起點(diǎn),透露了兩條關(guān)鍵信息。

第一是入局早,在2001年后,進(jìn)入行業(yè)難度陡增,只能靠收購現存的血制品企業(yè)。

第二是底子好,有美方的技術(shù)加持,公司的人血白蛋白在1992年獲批上市,又陸續推出靜注人免疫球蛋白、凝血因子Ⅷ、人凝血酶原復合物等產(chǎn)品。

今天被視為血制品基礎構架的“三大類(lèi)”,萊士在九十年代就集齊了。牌照這一條,萊士作為老資格持牌選手,不成問(wèn)題。

規模是行業(yè)難題,但上海萊士壓力相對最小。

圖片

2022年,中國六家血制品企業(yè),拿走了總采漿量的61.5%。萊士就是這六家之一。2023年,它的采漿量增長(cháng)到1515噸,只低于天壇生物。

有原料規模做保障,在萊士2023年79.64億元營(yíng)收中,自制血產(chǎn)品占據了43.17億元,位居行業(yè)前列。

這得益于萊士在收購上的堅定——決定產(chǎn)能瓶頸的漿站,是稀缺資源,每收一家,自己的空間就更大,留給競爭對手的空間就越小。

從2013到2016年,通過(guò)多起收購,萊士的漿站數量從12家增加到35家。2023年底,公司又收購了廣西冠峰的95%股權,編起了一張遍布11省區、共計44家漿站的大網(wǎng)。

千噸采漿量,是血制品行業(yè)第一陣營(yíng)的門(mén)檻。以目前的領(lǐng)先優(yōu)勢,疊加開(kāi)設新漿站的難度,這道門(mén)檻邁不過(guò)去,超車(chē)就無(wú)從談起。

在當下的采漿格局里,規模就是萊士的基石,是保持差距的保障。

在很多行業(yè),技術(shù)能力因為不好量化,很難比較。但血制品行業(yè)卻是例外,透過(guò)產(chǎn)品種類(lèi)這個(gè)結果,能力高低一目了然。

萊士的產(chǎn)品種類(lèi)有兩個(gè)優(yōu)勢,其一在量,其二在質(zhì)。

在種類(lèi)數量上,萊士覆蓋了白蛋白、免疫球蛋白、凝血因子三大類(lèi)12個(gè)產(chǎn)品種類(lèi),在國內行業(yè)并列第一。

在種類(lèi)結構上,在萊士的手里,既有夯實(shí)基本盤(pán)的品種,也有充當彈性盤(pán)的品種。

2021年1月,萊士與國際血制品巨頭基立福簽訂協(xié)議,獲得獨家代理銷(xiāo)售基立福人血白蛋白、阿白素和血漿蛋白的授權。

中國是血制品進(jìn)口大國,國內院內的白蛋白供應,超過(guò)70%來(lái)自海外企業(yè),手握代理權就意味著(zhù)業(yè)績(jì)保證。

用代理的銷(xiāo)售利潤,培育自產(chǎn)產(chǎn)品,是血制品企業(yè)在產(chǎn)能受困、現金流不足的前提下,能找到的最佳解決方案。

這個(gè)基本盤(pán),并未隨著(zhù)海爾入主而松動(dòng)——萊士與基立福簽署了獨家代理協(xié)議修正案,它可以用老價(jià)格或有競爭力的新價(jià)格繼續代理。協(xié)議十年有效,并且有權再續十年。

能帶來(lái)業(yè)績(jì)彈性的品種,是靜丙與凝血因子。

中國的肝病患者多,所以白蛋白是血制品主力品種,靜丙長(cháng)期不溫不火,人均使用量還不到美國的十分之一。

新冠疫情改變了臨床認知——無(wú)論是救治還是康復,靜丙都不可替代。因此2023年的前10個(gè)月,國內靜丙的批簽發(fā)同比增加了30%,隨后的呼吸道疾病大流行,又為放量加了一把火。

在中國,靜丙禁止進(jìn)口,供應缺口只能靠國內產(chǎn)能,供不應求讓漲價(jià)成為大勢。在海外,它又是用量最大,售價(jià)更高的品種,出口替代同樣寫(xiě)在商業(yè)邏輯中。

依據海爾、基立福和上海萊士的合作協(xié)議,基立;蚱渲付P(guān)聯(lián)方將協(xié)助萊士的靜丙產(chǎn)品進(jìn)行不同適應癥的臨床試驗。同時(shí),后者還被任命為萊士靜丙的境外經(jīng)銷(xiāo)商。這一約定,為上海萊士未來(lái)靜丙出口提供了更強大的保障。

2023年,靜丙在萊士的營(yíng)收中占據了22.67%,一旦量?jì)r(jià)齊升與海外出口的邏輯兌現,就是業(yè)績(jì)的大豐收。

血漿和組織中,直接參與凝血的物質(zhì)統稱(chēng)為凝血因子。它的提取難度高于其他品種;而臨床使用凝血因子,往往用來(lái)治療致命病癥,價(jià)值更高。

這正是萊士的長(cháng)板——它擁有行業(yè)內最豐富的凝血因子儲備。比如治療甲、乙型血友病的人凝血因子Ⅵ、人凝血酶原復合物、處理燒傷創(chuàng )面和外科創(chuàng )口的人纖維蛋白粘合劑。

用白蛋白打基礎,用靜丙搏增長(cháng),用凝血因子贏(yíng)未來(lái)。在上海萊士身上,科技企業(yè)的“三度地平線(xiàn)”理論搭出了一個(gè)完整的能力框架。

上海萊士的36年,彎路走過(guò),錯誤犯過(guò),但比起微瑕,白璧才是基本面。如今,它的歷史留給了評論者,未來(lái)則屬于實(shí)干家。

【3】

相比一些行業(yè),血制品的邏輯很堅固,不太可能顛覆;技術(shù)進(jìn)步有連續性,也不太適合搞天馬行空式的創(chuàng )新。

要讓萊士發(fā)揮更大價(jià)值,海爾的必經(jīng)之路,是圍繞“十五字本質(zhì)”做文章。

牌照是難題,但并非無(wú)解——可以通過(guò)并購尋求增量。

發(fā)起并購,少不了強勢股東的資本推動(dòng)。派林生物實(shí)控人變更為陜西省國資委,衛光生物實(shí)控人變更為國藥集團,華潤醫藥成了博雅生物的控股股東。資本入場(chǎng),已是血制品的行業(yè)趨勢。

但海爾帶來(lái)的絕不止雄厚財力,更有國際罕見(jiàn)的并購整合能力。

當年收購通用電氣的家電業(yè)務(wù),海爾沒(méi)派一個(gè)人,沒(méi)換一臺設備就實(shí)現了扭虧為盈;日本三洋連虧8年,海爾只用8個(gè)月就讓三洋重歸盈利。

在這背后,是海爾輸出的能力。比如“人單合一”的創(chuàng )新式管理,讓全員激發(fā)出積極性和創(chuàng )造力;比如對用戶(hù)需求的理解,做到和用戶(hù)零距離;比如全球化的網(wǎng)絡(luò )能力,給被并購企業(yè)提供了一個(gè)全球化的資源平臺。

作為一家有并購傳統的公司,萊士在海爾的幫助下,繼續用并購方式尋找增量,并不是小概率事件。

開(kāi)設新漿站,是擴張規模的另一條出路。

中國的漿站總量不到400家,只相當于一家國際血制品巨頭的水平。為了改變現狀,在“十四五”規劃期間,多地發(fā)布了合計36家漿站的建設規劃。

新增的漿站規劃,是開(kāi)拓漿源規模的必爭之地,在海爾的支持下,萊士既可以自己爭取,也可以通過(guò)并購獲得。

在能力層面上,海爾能帶給萊士更多幫助。

萊士的產(chǎn)品品種在國內位居第一,但進(jìn)步空間仍然巨大。

當下的血制品行業(yè)有幾大技術(shù)趨勢:比如采用新的蛋白分離純化技術(shù)研發(fā)新產(chǎn)品;比如在凝血因子領(lǐng)域,開(kāi)發(fā)更多適應癥及臨床應用;比如開(kāi)發(fā)基因重組產(chǎn)品,其原料不再來(lái)源于血漿,不受原料限制,安全性和質(zhì)量穩定也更理想。

圖片

在海爾發(fā)布的規劃中,前兩者被稱(chēng)為“拓漿”,意味著(zhù)萊士的血漿綜合利用率將提升一大截,后者被稱(chēng)為“脫漿”,不僅可以緩解血漿供應瓶頸,更意味著(zhù)它將從血制品企業(yè),升級為一家創(chuàng )新生物制藥公司。

對此,海爾的態(tài)度是:將支持上海萊士在全球范圍內整合血液衍生藥品和其他生物制藥的研發(fā)、制造、臨床資源。

作為制造業(yè)專(zhuān)家,海爾在生產(chǎn)過(guò)程的數字化、網(wǎng)絡(luò )化和智能化能力,都是提高萊士生產(chǎn)效率,降低運營(yíng)成本,實(shí)現整體升級的利器。

降維賦能不止提升了萊士的總體生產(chǎn)能力,還包括產(chǎn)品安全——從血漿第一公里的采集、運輸、存儲,到檢驗、放行、批簽發(fā),所有的環(huán)節都將納入全流程管控。

從血管到血管的絕對安全,不僅是在守護品牌,更是在打造競爭力。

拿牌照、擴規模、提能力,把大牌做成王牌,就是海爾為上海萊士規劃的前路。但這條路的盡頭通往哪里?

血制品行業(yè)的趨勢早已明牌:沒(méi)有規模、沒(méi)有能力的小玩家難言未來(lái),存量企業(yè)博弈的賽道,玩家只會(huì )越打越少。

因此,今天成為行業(yè)龍頭,明天可能就是寡頭。

這已是全球血制品行業(yè)的現實(shí)——杰特貝林、百特、吉立福幾家巨頭,占據了80%以上的市場(chǎng)份額。

但海爾對上海萊士的未來(lái)規劃,可能比成為寡頭還要大。

根據規劃:上海萊士將成為海爾大健康生態(tài)品牌“盈康一生”的新成員。在它旗下,聚集了海爾生物、盈康生命、上海萊士三家上市公司。分別對應著(zhù)生命科學(xué)、臨床醫學(xué)和生物科技三大領(lǐng)域。

并購之前,盈康一生已涉足血制品產(chǎn)業(yè)鏈,在血液存儲領(lǐng)域,它打造了全國首個(gè)智慧血液城市網(wǎng);在血液設備領(lǐng)域,海爾血技推出了行業(yè)領(lǐng)先的分離設備耗材;在血液檢測、血液透析、血液成分分離等領(lǐng)域也都有落子。

這些布局,彰顯了海爾對血制品產(chǎn)業(yè)鏈的雄心,也做到了能力范圍內的領(lǐng)先。上海萊士的加入,如同一條金鏈,串起了全部珍珠。

在上游,是血漿采集,在中游,是血液制品生產(chǎn),在下游,是空間巨大的各種應用場(chǎng)景。圍繞這條產(chǎn)業(yè)鏈,盈康一生儲備數年的制備、診斷、治療、康復能力,都找到了用武之地。

這仍然不是海爾大健康版圖的全貌。

2024年4月,由盈康一生牽頭,中國首個(gè)醫工科技創(chuàng )新產(chǎn)業(yè)化平臺——海醫匯正式成立。

平臺的目標,在于瞄準創(chuàng )新賽道,加速醫療科技成果、臨床需求轉化成研究方向與產(chǎn)品。6月18日,它邁出了落地新一步——海醫匯、中國醫學(xué)院血液病醫院、上海萊士共同發(fā)布了“血液與健康科創(chuàng )菁英領(lǐng)航計劃”。

沿著(zhù)這條思路,我們不難聯(lián)想到它對于血制品產(chǎn)業(yè)鏈的助力——更多的新技術(shù)、更多的臨床適應癥與臨床應用,都將成為新產(chǎn)品開(kāi)發(fā)的源泉。

在這個(gè)方向上,每一項成果的誕生,都是對萊士上限的提升,也是對海爾大健康版圖邊界的拓展。

從一次百億級別的并購,一家踐行行業(yè)本質(zhì)的企業(yè),到在血制品產(chǎn)業(yè)鏈中全環(huán)節布局,在大健康事業(yè)上不斷拓展的邊界,這就是海爾勾勒的新產(chǎn)業(yè)藍圖,也是一個(gè)獨一無(wú)二的中國商業(yè)故事。

——END——

歡迎關(guān)注【華商韜略】,識風(fēng)云人物,讀韜略傳奇。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

部分圖片來(lái)源于網(wǎng)絡(luò )

如涉及侵權,請聯(lián)系刪除

       原文標題 : 撬動(dòng)大健康,海爾有了新支點(diǎn)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xiě),觀(guān)點(diǎn)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chǎng)。如有侵權或其他問(wèn)題,請聯(lián)系舉報。

發(fā)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cháng)度6~500個(gè)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guò)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wú)評論

暫無(wú)評論

醫療科技 獵頭職位 更多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lián)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wǎng)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