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重塑股份IPO累虧23億,實(shí)控人向親友借億元惹監管問(wèn)詢(xún)

2024-03-19 17:40
預審IPO
關(guān)注

文/瑞財經(jīng) 孫肅博

今年兩會(huì )期間,加快氫能產(chǎn)業(yè)發(fā)展首次被寫(xiě)入了政府工作報告,名列2024年重點(diǎn)工作之一。

目前,我國各省市到2025年的氫能規劃產(chǎn)值總額已接近萬(wàn)億元。如此巨大市場(chǎng)潛力下的規模效應,為我國氫能產(chǎn)業(yè)迅速發(fā)展打下了基礎!秶H氫能技術(shù)與產(chǎn)業(yè)發(fā)展研究報告2023》預計,未來(lái)10年將是我國氫能產(chǎn)業(yè)的“黃金發(fā)展期”。

今年兩會(huì )召開(kāi)前,資本市場(chǎng)上再次出現了氫能電池公司“上海重塑能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重塑股份”)的身影。

早在2021年3月,重塑股份便于上交所科創(chuàng )板遞交了招股書(shū)。然而,僅過(guò)了五個(gè)月,便匆匆結束了IPO之旅。時(shí)隔三年,重塑股份選擇了港股市場(chǎng),于港交所主板遞交了上市申請。

從重塑股份此次于港交所遞交的招股書(shū)中可以發(fā)現,2021年IPO折戟后,其又獲得了兩輪合計22億元的融資,估值已被催肥過(guò)百億。

然而,風(fēng)口之上,即便眾多資本加持,重塑股份仍然無(wú)法克服虧損的問(wèn)題。自成立到2023年三季度末,重塑股份處于持續虧損的狀態(tài),已累計虧損超23億元。

一、實(shí)控人低價(jià)出資,財務(wù)投資人減持套現8000萬(wàn)

重塑股份總部辦公園區的外墻上印著(zhù)英語(yǔ)單詞“REFIRE”,這是公司名字“重塑”之意。

“我們希望找到一種無(wú)污染且安全高效的能源,以重塑能源和產(chǎn)業(yè)結構,助力改善生態(tài)環(huán)境。而氫能,就是我們找到的答案!敝厮芄煞荻麻L(cháng)、執行董事兼首席執行官林琦曾這樣說(shuō)。

1.上汽前工程師偏愛(ài)氫能辭職創(chuàng )業(yè)

2004年,從南昌大學(xué)軟件工程專(zhuān)業(yè)畢業(yè)后,年僅23歲的林琦沒(méi)有從事計算機方面的工作,反對氫能產(chǎn)生了興趣,來(lái)到上海一家主要從事燃料電池技術(shù)開(kāi)發(fā)及產(chǎn)業(yè)化的公司負責開(kāi)發(fā)燃料電池控制系統。

用林琦自己的話(huà)來(lái)說(shuō),當時(shí)氫燃料電池還是一個(gè)“明知前途無(wú)量,現實(shí)卻很骨感”的小眾行業(yè),全球范圍內的氫能公司加起來(lái)都不到10家,中國也只有2家公司在開(kāi)展技術(shù)探索。

2010年,林琦跳槽到了上汽集團(600104.SH),主要還是負責燃料電池控制系統的開(kāi)發(fā)。

2014年時(shí),林琦和當時(shí)的同事駕駛著(zhù)一輛試制的氫燃料電池汽車(chē)幾乎跑遍了全國。從上海出發(fā),最西到西藏日喀則、最北到黑龍江漠河,沿途一邊進(jìn)行氫能科普工作,一邊進(jìn)行車(chē)輛路測。

令林琦驚喜的是,無(wú)論是在高海拔地區,還是在零下30多攝氏度的極寒地區,一年多的路測實(shí)驗中,測試車(chē)沒(méi)壞過(guò)一次!斑@時(shí)我意識到這項技術(shù)已比較成熟,可以走出實(shí)驗室了!庇谑,次年9月,林琦創(chuàng )建了重塑股份,主攻氫燃料電池汽車(chē)。

2.三位初始股東,出資價(jià)格最低的卻持股最多

與林琦一起成立重塑股份的還有李聰及“廣東鴻運氫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鴻運氫能”)。2015年9月,林琦、李聰、鴻運氫能合計出資4046.88萬(wàn)元成立了重塑股份的前身“重塑能源科技(杭州)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杭州重塑”)。

其中,林琦以1,300萬(wàn)元認繳出資1,300萬(wàn)元,占注冊資本的比例為52%;李聰以1,246.88萬(wàn)元認繳出資700萬(wàn)元,占注冊資本的比例為28%,剩余546.88萬(wàn)元計入了資本公積;鴻運氫能以1,500萬(wàn)元認繳出資500萬(wàn)元,占注冊資本的比例為20%,剩余1,000萬(wàn)元計入了資本公積。

可以看到,林琦、李聰、鴻運氫能的出資價(jià)格分別為1元、1.78、3元。其中,林琦的出資價(jià)格是最低的,持股比例卻是最高的。

瑞財經(jīng)《預審IPO》了解到,李聰參與創(chuàng )建重塑股份前,曾在杭州金投集團旗下的一家公司從事過(guò)多年財務(wù)公司,歷任會(huì )計主管、財務(wù)經(jīng)理。此后,又在杭州的一家能源公司擔任副總經(jīng)理。

重塑股份的另一位初始股東鴻運氫能,則是一家同樣成立于2015年的公司。成立時(shí),主要從事氫燃料電池領(lǐng)域的投資業(yè)務(wù),由佛山市汽車(chē)運輸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佛山汽車(chē)運輸”)及自然人馬東生各持股50%。

對于林琦、李聰及鴻運氫能的出資價(jià)格不一致,重塑股份曾解釋稱(chēng),主要是由于林琦作為公司創(chuàng )始人,負責公司發(fā)展戰略、重大經(jīng)營(yíng)決策、日常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等多方面工作。此外,鴻運氫能加入公司設立的商談時(shí)點(diǎn)較晚。

重塑股份還表示,李聰僅作為公司的財務(wù)投資者,不參與公司的日常經(jīng)營(yíng)管理。

據悉,2015年9月至2017年7月,李聰擔任杭州重塑監事;2017年7月至2020年9月,李聰擔任杭州重塑(于2018年12月更名為“上海重塑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重塑有限”)董事。2020年9月,重塑有限整體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后,李聰不再繼續擔任董事職務(wù)。

3.初始股東辭任董事,減持套現超8000萬(wàn)

瑞財經(jīng)《預審IPO》發(fā)現,在李聰辭任重塑股份董事前,還進(jìn)行了大額減持,套現金額達8450萬(wàn)元。

對于李聰大額減持的理由,重塑股份解釋稱(chēng),李聰減持是出于其自身的資金需求。作為財務(wù)投資者,李聰轉讓部分股權從而取得投資回報具備合理性。同時(shí),李聰股權轉讓價(jià)格參考臨近時(shí)點(diǎn)公司的其他股權轉讓價(jià)格或增資價(jià)格協(xié)商確定,股權轉讓價(jià)格具備公允性。

截至科創(chuàng )板遞表前,李聰尚持有重塑股份386.38萬(wàn)股股份,持股比例為5.94%。

此次遞表前,2023年12月22日,李聰將其于重塑股份的全部股權386.38萬(wàn)股以687.76萬(wàn)元的價(jià)格轉讓給了母親張秀英,自此不再為重塑股份的股東。

對于李聰轉股給母親的原因,重塑股份并未披露。根據國家企業(yè)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及天眼查顯示,目前李聰僅在山東京博農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擔任監事長(cháng)一職,其此前曾擔任股東或法人代表或高管的公司,目前均處于注銷(xiāo)狀態(tài)。

4.股東大額減持被質(zhì)疑與實(shí)控人借款有關(guān)

盡管對于李聰大額減持,重塑股東給出了一個(gè)“自身資金需求”的理由。

但瑞財經(jīng)《預審IPO》發(fā)現,自2015年林琦與李聰合伙創(chuàng )業(yè)以來(lái)至李聰辭任公司董事及大額套現前,林琦合計向李聰借了3600萬(wàn)元。

其中一筆2000萬(wàn)元的借款,發(fā)生于2018年4月。彼時(shí),馬東生出于投資需求向林琦借款,林琦轉向李聰借款并后續又借給了馬東生。

另外一筆1600萬(wàn)元的借款,發(fā)生于2020年6月。彼時(shí),林琦向李聰借款用于歸還其向承婧、姚雷等人借款。

對于李聰減持套現是否與林琦向其借錢(qián)一事有關(guān),上交所在重塑股份首次遞交招股書(shū)后的問(wèn)詢(xún)環(huán)節,也提出了質(zhì)疑。

重塑股份則回應表示,李聰的相關(guān)減持與林琦向其借款,為互相獨立的行為,不存在相關(guān)關(guān)系。

5.股東轉股給女兒,后者為公司執行董事兼副總裁

不僅李聰轉股給母親退出公司,重塑股份的另一初始股東也早早轉股退場(chǎng)了。

2017年3月,重塑股份的初始股東之一鴻運氫能向廣東寶匯創(chuàng )能企業(yè)管理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以下稱(chēng)“寶匯創(chuàng )能”)、馬東生分別轉讓10%股權,轉讓價(jià)格均為850萬(wàn)元。自此,鴻運氫能不再為重塑股份的股東。

2018年3月,馬東生將其持有的2.5%股權,對應注冊資本73.35萬(wàn)元,以1000萬(wàn)元的價(jià)格轉讓予了寶匯創(chuàng )能等。

直到此次遞表前,即2023年12月,馬東生以600.95萬(wàn)元將其于重塑股份的全部股權即176.75萬(wàn)股股份轉讓給了女兒馬晶楠。

早在2017年9月,馬晶楠便加入了重塑股份,擔任子公司上海重塑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重塑科技”)的業(yè)務(wù)拓展部總監。

當年,重塑股份擬逐步拓展海外市場(chǎng)的業(yè)務(wù)布局,以1萬(wàn)港幣向馬晶楠收購了香港重塑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后更名為“新正動(dòng)力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香港重塑”)100%股權,作為公司的海外業(yè)務(wù)平臺。

由于在投資香港重塑時(shí)存在程序瑕疵,同時(shí)由于公司收購香港重塑后又陸續設立了香港燃料電池、香港氫燃料用于開(kāi)展海外業(yè)務(wù),重塑股份于2019年6月12日又以1萬(wàn)港元的價(jià)格將香港重塑賣(mài)回給馬晶楠。

2018年及2019年1-6月,香港重塑分別虧損為0.24萬(wàn)元及0.07萬(wàn)元,虧損主要由日常費用支出所致。

對于馬晶楠愿意原價(jià)接手連續虧損的香港重塑的原因及合理性,上交所也提出了質(zhì)疑。但重塑股份表示,公司持有香港重塑期間,香港重塑并無(wú)實(shí)際經(jīng)營(yíng)、資產(chǎn)及人員,總資產(chǎn)、凈資產(chǎn)、凈利潤規模均較小,轉讓價(jià)格具備公允性與合理性。

遞表前,馬晶楠除了直接持有公司2.17%股份,還通過(guò)持股平臺上海蔚瀾、上海蔚清、上海蔚駿間接持有股份。

目前,馬晶楠擔任重塑股份執行董事及副總裁,主要負責監督海外業(yè)務(wù)的市場(chǎng)開(kāi)拓與業(yè)務(wù)管理。于2021年、2022年及2023年1-9月,其薪酬總額分別為222.4萬(wàn)元、218.3萬(wàn)元、176.5萬(wàn)元。

二、科創(chuàng )板遞表前,實(shí)控人大額借款超1億元

2021年3月,重塑股份向上交所科創(chuàng )板遞交了招股書(shū)。遞表前,林琦直接持有公司20%的股份,并通過(guò)上海蔚清、上海蔚瀾分別控制公司5.62%和1.85%的股份,合計控制公司27.47%的股份,為公司實(shí)控人。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5年創(chuàng )建公司至重塑股份2021年3月于科創(chuàng )板遞表前,林琦除了曾向李聰借過(guò)錢(qián),還向其他自然人或公司也借過(guò)不少。這一問(wèn)題,也引來(lái)了上交所的關(guān)注。

據悉,2016年3月-2016年8月,林琦因個(gè)人資金需求,分五筆合計向重塑股份子公司重塑科技借款305萬(wàn)元;2016年1月、2017年12月、2018年1月,因個(gè)人資金需求,合計向重塑股份參股公司塑云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深圳塑云”)的股東姚雷借款51.64萬(wàn)元;2020年9月,因出資成立個(gè)人控股公司睿氫科技(麗水)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睿氫科技”),向重塑股份終端客戶(hù)輕程物聯(lián)的股東劉可成借款500萬(wàn)元;2015年12月、2016年7月,因需資金實(shí)繳杭州重塑出資額,合計向重塑股份設備供應商大連銳格的股東謝亮鋒借款1300萬(wàn)元;2018年5月,因個(gè)人資金需求,向李聰的老東家杭州壽昌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總經(jīng)理倪安亮借款150萬(wàn)元;2016年9月,因個(gè)人資金需求向張綺借款765.02萬(wàn)元,并替謝亮鋒向張綺借款317.54萬(wàn)元;2018年5月,因需向子公司Unilia Canada提供資金支持,向朋友LIU MIAO借款25萬(wàn)美元;2018年4月及5月,因需向子公司Unilia Canada提供資金支持,向朋友TAO YANG借款40萬(wàn)美元;2015年5月,因需向子公司Unilia Canada提供資金支持,向朋友楊小蔚借款207萬(wàn)美元;2015年12月,因個(gè)人資金需求,向朋友張立川借款6萬(wàn)元;2016年4月,因個(gè)人資金需求,向重塑股份董事、執行副總裁胡哲及其妻子殷雨晴借款20萬(wàn)元;2017年5月,因個(gè)人資金需求,向朋友劉威借款10萬(wàn)元;2017年6月,因個(gè)人資金需求,向公司員工、朋友施昕借款10萬(wàn)元;2017年7月,因個(gè)人資金需求,向朋友江軍朵借款20萬(wàn)元;2016年4月,因個(gè)人資金需求,向嬸嬸陳金香借款15萬(wàn)元;2019年7月,因個(gè)人資金需求,向叔叔林小青借款175萬(wàn)元;2020年4月及6月,因需資金歸還謝亮鋒1300萬(wàn)元出資額借款,向重塑股份股東謙石國新、謙石正新的間接股東承婧借款1304.71萬(wàn)元;2020年6月,因需資金實(shí)繳員工持股平臺上海蔚清、上海蔚駿出資,向同學(xué)、重塑股份股東海南永衡有限合伙人唐沁沁的配偶劉雨衡借款2000萬(wàn)元;2020年9月,因用于個(gè)人控股公司睿氫科技,向馬東生借款300萬(wàn)元;2018年5月及6月、2020年5月,因向Unilia Canada提供資金支持,合計向馬東生及其在境外設立的一人有限公司Dongli Machinery EngineeringCo.,Ltd合計借款284.26萬(wàn)美元;2017年1月,因個(gè)人資金需求 ,向馬東生的弟弟馬連生借款10萬(wàn)元。

根據瑞財經(jīng)《預審IPO》計算,2015年-2020年期間,林琦向親戚、朋友、生意伙伴等(包括李聰)合計借款達1.09億元人民幣及556.26萬(wàn)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在上述借款中,林琦僅與承婧、劉雨衡簽署了借款協(xié)議,借款協(xié)議合法、有效。除此之外,林琦與其他自然人或實(shí)體的借款均未簽署借款協(xié)議。

截至2021年6月重塑股份回復上交所問(wèn)詢(xún),林琦分別拖欠朋友張綺、LIU MIAO、TAO YANG、楊小蔚、劉威、江軍朵的1,082.56萬(wàn)元、40萬(wàn)美元、207萬(wàn)美元、10萬(wàn)元、20萬(wàn)元及嬸嬸陳金香的15萬(wàn)元、叔叔林小青的175萬(wàn)元、馬東生弟弟馬連生的10萬(wàn)元均未歸還。

三、科創(chuàng )板折戟后再獲22億融資,六年估值被催肥23倍

從成立次年,即2016年6月起,重塑股份便開(kāi)始了Pre-A輪融資,直至2021年3月遞表科創(chuàng )板前,合計融資了6輪,投后估值從4.51億元增至52.17億元,被催肥了近11倍。

科創(chuàng )板遞表前,重塑股份的投資者包括惠洋資本、春陽(yáng)資本、摯信資本、君聯(lián)資本、三行資本、中石化資本、豐田通商、鏡像資本、宇通集團、嘉元科技(688388.SH)、凱輝基金、東方電氣等。

2021年8月,距離重塑股份首次遞表過(guò)去了五個(gè)月,在回復完上交所的第二輪問(wèn)詢(xún)后,重塑股份主動(dòng)撤回了上市申請,終止了A股的IPO之路。

次年年初,重塑股份又獲得了E-1輪融資。2022年1月-3月,春陽(yáng)資本旗下的深圳春陽(yáng)泓信創(chuàng )業(yè)投資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國家制造業(yè)轉型升級基金、宇通客車(chē)(600066.SH)、萬(wàn)景照、紅杉資本旗下的深圳市紅杉瀚辰股權投資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以下稱(chēng)“紅杉瀚辰”)、寧波梅山保稅港區賽付斯股權投資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以下稱(chēng)“賽付斯股權投資”)、中銀集團旗下的中津創(chuàng )新(天津)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中津創(chuàng )新”)、城投控股(600649.SH)參投的揚州市華建誠鼎股權投資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以下稱(chēng)“華建誠鼎”)、正泰集團參投的溫州浙民投樂(lè )泰物聯(lián)網(wǎng)產(chǎn)業(yè)基金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以下稱(chēng)“溫州浙民”)、聯(lián)明股份(603006.SH)、物產(chǎn)中大旗下的杭州淇瀾股權投資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以下稱(chēng)“杭州淇瀾’)、嘉興氫能產(chǎn)業(yè)發(fā)展股權投資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以下稱(chēng)“嘉興氫能”)、嘉元科技、上海盛悅泓私募投資基金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以下稱(chēng)“上海盛悅泓”)、蘇州眾恒創(chuàng )業(yè)投資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稱(chēng)“蘇州眾恒”)、北京高瓴裕潤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以下稱(chēng)“高瓴裕潤”)、珠海龐恒股權投資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以下稱(chēng)“珠海龐恒”)、杭州金投集團旗下的杭州金投實(shí)業(yè)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金投實(shí)業(yè)”)及杭州金投企業(yè)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杭州金投”)、寧波旭澄企業(yè)管理咨詢(xún)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以下稱(chēng)“旭澄企管”)、曹鴻偉、無(wú)錫彬倪創(chuàng )業(yè)投資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以下稱(chēng)“彬倪創(chuàng )投”)、上海伏勒密展覽服務(wù)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上海伏勒密”)合計以16.98億元認購了重塑股份1271.53萬(wàn)股股份。此次增資完成后,重塑股份的投后估值達103.78億元。

2022年12月,重塑股份又獲得了一汽解放汽車(chē)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一汽解放”)的投資。彼時(shí),一汽解放以總代價(jià)4.8億元認購了重塑股份360萬(wàn)股股份。此次增資完成,重塑股份的投后估值達108.59億元,較2016年首輪增資后的估值增長(cháng)了23倍。

值得注意的是,一汽解放、宇通不僅是重塑股份的戰略投資者,也是其重要的大客戶(hù),而豐田通商于2021年、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還是重塑股份的重要供應商。

2021年,宇通、一汽解放分別為重塑股份的第一、第四大客戶(hù),分別向其貢獻1.17億元、5424.8萬(wàn)元的收入,分別占當期總營(yíng)收的比例為22.4%、10.4%。

2022年,一汽解放、宇通分別為重塑股份的第一、第二大客戶(hù),分別向其貢獻1.34億元、1.13億元的收入,分別占當期總營(yíng)收的比例為22.2%、18.6%。

2023年前三季度,宇通仍為重塑股份的第一大客戶(hù),向其貢獻收入6529.4萬(wàn)元,占當期營(yíng)收比例達29.8%。

此外,2021年、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豐田通商分別為重塑股份的第二大供應商、第一大供應商、第一大供應商,重塑股份于各期分別向其采購的金額達6202.9萬(wàn)元、5244.1萬(wàn)元、4127.4萬(wàn)元。

瑞財經(jīng)《預審IPO》查閱重塑股份于科創(chuàng )板遞交的招股書(shū)發(fā)現,早于2019年,豐田通商就位列在重塑股份的前五大供應商名單中了。同年,宇通客車(chē)也在重塑股份的前五大客戶(hù)名單中。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重塑股份與一汽解放曾訂立了背對背付款安排,重塑股份應收一汽解放的貿易款項結算與一汽解放能否收到政府補貼有關(guān)。

重塑股份認為,根據其對一汽解放的評估,并考慮到一旦符合規定標準,一汽解放很大可能收到相關(guān)補貼。

遞表前,重塑股份前十大股東分別為林琦、中石化資本、李聰的母親張秀英、國家制造業(yè)基金、員工持股平臺上海蔚清、一汽解放、宇通集團旗下的鄭州云杉、鵬凡之濱、摯信二期、謙石晟新,持股比例分別為14.55%、14.33%、4.75%、4.59%、4.49%、4.43%、4.14%、3.69%、2.7%、2.56%。

四、成立后從未盈利,關(guān)聯(lián)方曾包產(chǎn)包銷(xiāo)

從重塑股份與宇通客車(chē)、一汽解放、豐田等車(chē)企的關(guān)系中可以看出,其是一家專(zhuān)注于氫燃料電池系統、氫能裝備及相關(guān)零部件的設計、開(kāi)發(fā)、制造和銷(xiāo)售的公司,主要與國內外商用車(chē)制造商、汽車(chē)配件制造商和能源企業(yè)建立業(yè)務(wù)關(guān)系。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按2022年已售重卡氫燃料電池系統的總輸出功率計,重塑股份位居中國氫燃料電池系統市場(chǎng)第一,市場(chǎng)份額為25.9%。

截至2023年9月30日,重塑股份的氫燃料電池系統已為國內超過(guò)5,000輛燃料電池汽車(chē)提供動(dòng)力,累計安全行駛里程數超1.6億公里、幫助減少碳排放超9萬(wàn)噸。

1.成立后累虧23億

然而,自成立以后(2016年起)至2023年前三季度末,重塑股份卻持續處于虧損的狀態(tài)。

2016年-2020年,重塑股份的營(yíng)收分別為233.08萬(wàn)元、2.28億元、1.55億元、6.94億元、6.13億元;凈利潤分別為-1,630.17萬(wàn)元、-3,518.23萬(wàn)元、-1.02億元、-2.78億元、-2.71億元。

2021年、2022年及2023年1-9月,重塑股份的營(yíng)收分別為5.24億元、6.05億元、2.19億元;期內虧損分別為6.54億元、5.46億元、4.6億元。

重塑股份曾在科創(chuàng )板遞交的招股書(shū)中坦言,如果未來(lái)公司持續虧損,或外部融資渠道受到限制,將影響日常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所需的現金流,進(jìn)而對公司業(yè)務(wù)拓展、人才引進(jìn)、團隊穩定、研發(fā)投入、市場(chǎng)拓展等方面造成負面影響。

重塑股份曾表示,公司尚未盈利主要是因為燃料電池汽車(chē)行業(yè)尚處于產(chǎn)業(yè)化初期,市場(chǎng)規模整體較小,以及公司研發(fā)費用支出較高所致。

2017年-2019年,重塑股份的研發(fā)費用分別為2,775.94萬(wàn)元、9,167.79萬(wàn)元、1.52億元,分別占當期營(yíng)收的12.16%、58.95%、21.96%。

2021年、2022年以及截至2022年及2023年9月30日止九個(gè)月,重塑股份分別產(chǎn)生研發(fā)開(kāi)支2.3億元、1.98億元、1.67億元,占各期間總收入的44.1%、32.9%、76.2%。

此外,瑞財經(jīng)《預審IPO》發(fā)現,大額的股份支付也曾是造成重塑股份虧損的原因。

2017-2019年及2020年1-9月,重塑股份分別確認股份支付費用1,880萬(wàn)元、81.92萬(wàn)元、1.99億元及277.09萬(wàn)元。

2.現金流持續亮紅燈

在營(yíng)收上下波動(dòng),研發(fā)不斷需要資金,賬面又持續虧損的情況下,重塑股份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產(chǎn)生的現金流量?jì)纛~也一直處于緊繃的狀態(tài)。

2017年-2019年各期末,重塑股份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產(chǎn)生的現金流量?jì)纛~分別為-9927.67萬(wàn)元、-1.16億元、-3.65億元。

2021年、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末,重塑股份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所用現金流量?jì)纛~分別為-7.68億元、-7.28億元、-6.25億元。

重塑股份坦言,若無(wú)法及時(shí)收回貿易應收款項,公司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產(chǎn)生正現金流的壓力可能會(huì )進(jìn)一步加劇。

截至2021年、2022年12月31日及2023年9月30日,重塑股份的貿易應收款項及應收票據(扣除減值)分別為12億元、15億元及16億元,分別占截至當期總資產(chǎn)的47.8%、36.7%及42.4%。

同期,重塑股份貿易應收款項及應收票據減值損失撥備分別為3.73億元、4億元及4.18億元,這主要是由于日常業(yè)務(wù)過(guò)程中的貿易應收款項及應收票據的潛在壞賬導致的虧損。

目前,重塑股份主要依賴(lài)銀行及其他借款、股權融資所得資金為公司經(jīng)營(yíng)及其他資本需求提供資金。

截至2023年9月30日,重塑股份的現金及現金等價(jià)物為7.36億元。重塑股份認為,公司有充足的營(yíng)運資金滿(mǎn)足未來(lái)一年的需求。

3.A股IPO折戟后,客戶(hù)集中度及關(guān)聯(lián)交易問(wèn)題仍未改善

2017-2019年及2020年1-9月,重塑股份的前五大客戶(hù)的銷(xiāo)售收入分別為2.22億元、1.39億元、6.05億元及1.54億元,占當期營(yíng)業(yè)收入比例分別為97.68%、89.57%、87.18%及93.46%,客戶(hù)集中度較高。

對此,重塑股份曾解釋稱(chēng),主要是因為燃料電池汽車(chē)行業(yè)整體處于產(chǎn)業(yè)化初期階段,行業(yè)的總體市場(chǎng)規模較小,從事燃料電池汽車(chē)開(kāi)發(fā)和銷(xiāo)售的廠(chǎng)商相對較小,且終端市場(chǎng)主要集中在氫能基礎設施相對完善的區域,因此導致公司的客戶(hù)集中度相對較高。

在重塑股份2017-2019年及2020年1-9月的前五大客戶(hù)名單中,瑞財經(jīng)《預審IPO》發(fā)現了三家與其頗有淵源的公司——鴻運氫能、廣東國鴻重塑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國鴻重塑”)、廣東國鴻氫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稱(chēng)“國鴻氫能”)。

上文提到,鴻運氫能是重塑股份的初始股東之一,投資成立重塑股份時(shí),其由佛山汽車(chē)運輸及馬東生各持股50%。截至2021年6月,鴻運氫能的股權結構已變更為佛山汽車(chē)運輸全資子公司廣東鴻運高新技術(shù)投資有限公司持股50%,馬東生持股30%,佛山華匯科技投資合伙企業(yè)(有限合伙)持股20%。

2017年3月,鴻運氫能將所持重塑股份的全部股權轉讓給了寶匯創(chuàng )能及馬東生后,不再為重塑股份的股東。

而國鴻重塑則是重塑股份與鴻運氫能參股子公司國鴻氫能于2016年成立的一家公司。

2016年9月30日,國鴻氫能和重塑有限共同設立了國鴻重塑,注冊資本為1,000萬(wàn)元。國鴻氫能以510萬(wàn)元認繳出資510萬(wàn)元,占注冊資本的比例為51.00%;重塑股份以490萬(wàn)元認繳出資490萬(wàn)元,占注冊資本的比例為49%。

2017年-2019年及2020年1-9月,國鴻重塑分別位列重塑股份的第一大客戶(hù)、第一大客戶(hù)、第四大客戶(hù)、第二大客戶(hù),其向重塑股份于各期分別貢獻收入9,597.6萬(wàn)元、7,004.95萬(wàn)元、5,424.85萬(wàn)元及4,859.26萬(wàn)元,分別占當期營(yíng)收的42.05%、45.04%、7.82%、29.56%。

2017年,鴻運氫能為重塑股份的第四大客戶(hù),向其貢獻收入1,138.54萬(wàn)元,占當期營(yíng)收的4.99%。2018年,國鴻氫能位列重塑股份的第三大客戶(hù),向其貢獻收入1,848.78萬(wàn)元,占當期營(yíng)收的11.89%。

據重塑股份稱(chēng),其曾向國鴻重塑銷(xiāo)售成品燃料電池系統,國鴻重塑采購后再直接對外銷(xiāo)售。

此外,國鴻重塑及國鴻氫能還一度是重塑股份的主要供應商,重塑股份向國鴻重塑采購委托加工服務(wù),具體為集成、生產(chǎn) Caven 系列燃料電池系統。2017年,國鴻氫能、國鴻重塑分別位列重塑股份的第一大供應商和第五大供應商,重塑股份當期分別向他們采購5,221.7萬(wàn)元、939.9萬(wàn)元。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9月,國鴻重塑分別位列重塑股份的第一大供應商、第一大供應商和第二大供應商,各期采購額分別為1.27億元、1.65億元及4,634.42萬(wàn)元。

也就是說(shuō),國鴻重塑曾既是重塑股份的供應商,又是其大客戶(hù),為其代工,可以說(shuō)是包產(chǎn)包銷(xiāo)。

另?yè)鹭斀?jīng)《預審IPO》發(fā)現,2018年-2020年,國鴻重塑作為重塑股份大客戶(hù)、供應商期間,一直處于虧損狀態(tài),凈利潤分別為-1,150.9萬(wàn)元、-1.09萬(wàn)元及-3,251.3萬(wàn)元。

站在國鴻重塑的立場(chǎng)上看,在自身虧損的情況下,不僅甘愿給重塑股份代工,還將成品又買(mǎi)回來(lái),再銷(xiāo)售出去。

在此次遞交的招股書(shū)中,重塑股份披露的供應商及客戶(hù)名單里,已找不見(jiàn)國鴻重塑的身影。

2021年、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重塑股份從五大客戶(hù)獲得的收入分別為3.93億元、4.34億元及1.74億元,分別占同期總收入的75%、71.7%及79.4%。

可以看到,從科創(chuàng )板撤單后,重塑股份對于客戶(hù)集中度的問(wèn)題仍未改善。

上文提到,一汽解放、宇通、豐田等股東仍是重塑股份的客戶(hù)或供應商,其關(guān)聯(lián)交易問(wèn)題也仍然存在。

附:重塑股份上市發(fā)行中介機構清單

獨家保薦人:中國國際金融香港證券有限公司

財務(wù)顧問(wèn):法國巴黎證券(亞洲)有限公司

法律顧問(wèn):美邁斯律師事務(wù)所、天元律師事務(wù)所

核數師及申報會(huì )計師:安永會(huì )計師事務(wù)所

行業(yè)顧問(wèn):弗若斯特沙利文(北京)咨詢(xún)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合規顧問(wèn):邁時(shí)資本有限公司

       原文標題 : 重塑股份IPO累虧23億,實(shí)控人向親友借億元惹監管問(wèn)詢(xún)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xiě),觀(guān)點(diǎn)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chǎng)。如有侵權或其他問(wèn)題,請聯(lián)系舉報。

發(fā)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cháng)度6~500個(gè)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guò)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wú)評論

暫無(wú)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lián)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wǎng)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