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海上掀起新能源革命風(fēng)暴,潑天的富貴中國氫能怎么接?

3月1日,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成立綠色航運產(chǎn)業(yè)聯(lián)盟。發(fā)起單位分別有臨港新片區管委會(huì )、中國遠洋海運集團、國家電力投資集團、上港集團、中國船級社、全球甲醇行業(yè)協(xié)會(huì )等等。

上海市委常委、臨港新片區管委會(huì )主任陳金山親臨現場(chǎng),并發(fā)表致辭稱(chēng),臨港新片區將大力支持綠色航運產(chǎn)業(yè)聯(lián)盟的發(fā)展,加快推動(dòng)綠色甲醇、氨等新能源在航運業(yè)的應用,加快構建綠色航運全產(chǎn)業(yè)鏈。

這個(gè)曾經(jīng)誕生了特斯拉的地方,一直企望在氫能領(lǐng)域再創(chuàng )輝煌,F在,全球綠色航運產(chǎn)業(yè)的機遇擺在面前,這可是一個(gè)萬(wàn)億級的市場(chǎng)。用當下流行的話(huà)語(yǔ)來(lái)說(shuō),是潑天的富貴。

臨港,終于找到氫能行業(yè)的特斯拉。

01

馬士基二度叩門(mén)

在成立綠色航運產(chǎn)業(yè)聯(lián)盟之前,臨港做了一件大事——馬士基在臨港設立國際中轉集拼中心,并于1月19日正式揭牌。

馬士基是當下最紅的國際航運巨頭。

上海打造綠色航運中心的想法始于何時(shí)不得而知,但肯定有馬士基的身影。

有跡可循的是,2023年3月24日馬士基新任CEO柯文勝首次跨國之行選擇上海,上海市委書(shū)記陳吉寧會(huì )見(jiàn)?挛膭俦硎,他上任后首次跨國之行選擇到訪(fǎng)中國上海,正是因為中國市場(chǎng)、上海市場(chǎng)對公司發(fā)展的重要性。

柯文勝進(jìn)一步強調,上海是馬士基全球最大啟運港,將攜手合作伙伴,持續深耕綠色能源業(yè)務(wù)發(fā)展等業(yè)務(wù),譜寫(xiě)合作發(fā)展新篇章。

半年后,A.P.穆勒-馬士基董事會(huì )主席羅伯特·馬士基·烏格拉再次到訪(fǎng)上海,這次是受邀參加上海市市長(cháng)國際企業(yè)家咨詢(xún)會(huì )議。

他再次游說(shuō)上海:“全球許多港口城市都有向綠色航運中心轉型的雄心和計劃,而上海擁有得天獨厚的優(yōu)勢,有望成為先行者并發(fā)展成為全球領(lǐng)先的綠色航運中心!

緊接著(zhù)他說(shuō):“上海有全球最大的集裝箱港口,如果具備綠色燃料供應和基礎設施,當下訂購的諸多綠色燃料船舶自然而然會(huì )部署在上海!

下面的理由則更具吸引力:綠色燃料和綠色化學(xué)品的生產(chǎn)將會(huì )成為中國有史以來(lái)最大的工業(yè)發(fā)展機會(huì )之一。要生產(chǎn)1億噸綠色甲醇,需要高達5000億美元的投資,這會(huì )使生產(chǎn)商、可再生能源和氫能源開(kāi)發(fā)商以及價(jià)值鏈其他參與者從中受益。

這位A.P.穆勒-馬士基董事會(huì )主席,建議上海與鹿特丹和新加坡等其他全球領(lǐng)先港口同步規劃建設綠色燃料加注設施,其中包括所需的儲存設施以及加注船舶,以便對船舶進(jìn)行高效的同步操作(SIMOPS)。

02

海上掀起新能源革命風(fēng)暴

馬士基之所以游說(shuō)上海、新加坡、鹿特丹等全球大港口建設全球綠色航運中心,背后是國際航運市場(chǎng)正在掀起一股綠色能源變革新浪潮。

眾所周知,國際海運碳排放壓力巨大。

一份2020年的研究報告顯示,2012-2018年,國際海運碳強度降低約11%,但溫室氣體年排放量從9.77億噸增至10.76億噸。如果放任增長(cháng),2050年全球海運二氧化碳排放量將比2018年增長(cháng)約50%。

國際海事組織在2023年調整了減碳戰略時(shí)間表。將近零排放目標節點(diǎn)提前50年。并提出2030年要實(shí)現排放總量相比2008年降低20%,力爭30%的目標。

全球航運巨頭也紛紛發(fā)布減碳時(shí)間表。

馬士基于2022年宣布力爭2040年所有業(yè)務(wù)實(shí)現凈零排放,并計劃到2030年,海運領(lǐng)域至少25%的貨物運輸使用綠色燃料。

這個(gè)綠色燃料,馬士基選擇了綠色甲醇。

甲醇具有燃燒高效、排放清潔、可再生的特點(diǎn),是被譽(yù)為“液態(tài)陽(yáng)光”的新型清潔能源。甲醇燃料與大多數船舶發(fā)動(dòng)機兼容,或是稍作改造即可轉換,成本基本可以忽略不計。相對其他液體燃料,甲醇常溫呈液態(tài),成本低廉,安全高效,且儲運鏈成熟完善。

馬士基于2021年開(kāi)始訂購全球首艘綠色甲醇雙燃料集裝箱船。

馬士基中國脫碳業(yè)務(wù)總監卡卡接受中國能源報采訪(fǎng)時(shí)透露過(guò):“按照我們船舶部署計劃,預計到2025年需要50萬(wàn)噸綠色甲醇,到2030年需要500萬(wàn)噸,2040年需要2000萬(wàn)噸!

當然,究竟是綠醇還是綠氨,有分歧。

綠氨的分子式是NH3,燃燒后沒(méi)有碳排放;而綠醇的分子式是CH3OH,含碳,以全生命周期碳中和的標準衡量,綠色甲醇中的碳只能是綠碳,這是綠色甲醇規;媾R的一個(gè)挑戰。

這就給綠醇留下了一個(gè)巨大的后門(mén)。

綠色甲醇路線(xiàn)主要有兩種:一種是生物質(zhì)甲醇,用生物質(zhì)廢棄物氣化之后的合成氣生產(chǎn)甲醇;一種是電制甲醇,通過(guò)綠電制綠氫與綠碳耦合制甲醇。這個(gè)綠碳需要來(lái)源于生物質(zhì)或空氣直接捕集,而大多數工業(yè)來(lái)源的二氧化碳并不屬于綠碳。

綠碳從哪來(lái),這將成為困擾中國綠醇產(chǎn)業(yè)界的一個(gè)問(wèn)題。當然這是后話(huà)了。

綠色船舶路線(xiàn)選定了后,下面就是執行。最關(guān)鍵的是兩個(gè),船舶和燃料。對綠醇燃料船來(lái)說(shuō),就是甲醇船舶和綠醇燃料。

為避免出現“蛋和雞”問(wèn)題,航運巨頭們先造船。

2023年7月,全球首艘甲醇動(dòng)力集裝箱船——馬士基訂造的 2100TEU“Laura Maersk”輪,從韓國蔚山啟航,跨過(guò)地中海,前往丹麥哥本哈根,現任歐盟委員會(huì )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為該船命名,這艘船被命名為“勞拉馬士基”號。

次年2月6日,馬士基第二艘大型甲醇動(dòng)力集裝箱船“安妮馬士基”輪首靠寧波舟山港,它被部署在連接亞洲和歐洲的AE7航線(xiàn)上——“勞拉馬士基”輪已經(jīng)部署在北歐斯堪的納維亞地區進(jìn)行貨物運輸。

根據克拉克森的最新統計數據,截至當前全球船舶手持訂單中,有223艘為甲醇動(dòng)力船,占比9.3%。

對馬士基等航運巨頭來(lái)說(shuō),建造甲醇燃料的船舶不難。因為CBAM(歐盟碳邊境調節機制)效應,綠色燃料的使用成本,也基本能轉嫁給了蘋(píng)果、耐克、阿迪達斯和沃爾瑪等貨主方。

至于綠色甲醇的價(jià)格,參與多個(gè)大型綠醇項目的上海元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cháng)岳鋅介紹說(shuō),“綠醇兩種價(jià)格。第一種是低碳醇,按照國際海事組織和歐盟的低碳醇標準(生物質(zhì)路線(xiàn)+灰氫),3-4千元/噸以?xún)饶茏龅!?/p>

“第二種是高凈值綠醇,它減碳效果很好。這種綠醇目前基本上價(jià)格應該在每噸700-800多美元之間。含上運輸成本的話(huà),歐洲現在大概賣(mài)一千多美元一噸!

03

上海港猛然醒悟

但綠色甲醇燃料供應鏈如何解決?

目前全球每年對甲醇的需求量是1億噸左右,通常用于建筑和工業(yè)生產(chǎn)。而根據全球甲醇行業(yè)協(xié)會(huì )的數據,一艘載重16000 TEU的集裝箱船甲醇年消耗量為3-4萬(wàn)噸。

如上文所說(shuō),目前綠色甲醇主要是生物甲醇和電制甲醇。根據全球甲醇行業(yè)協(xié)會(huì )的數據,生物甲醇的產(chǎn)量?jì)H占不到全球甲醇產(chǎn)量的1%,2023年產(chǎn)量在30-40萬(wàn)噸之間,意味著(zhù)大部分依賴(lài)于電制甲醇。

馬士基與中國三家供應商達成了供應協(xié)議:分別是生物能源企業(yè)德博能源20萬(wàn)噸的生物甲醇,另外是中集安瑞科和綠色科技銀行。三家供應商,每年潛在交易量為80萬(wàn)噸。

最大的一筆交易,則是與金風(fēng)科技簽訂的每年50萬(wàn)噸甲醇承購協(xié)議,包括綠色生物甲醇和由風(fēng)能生產(chǎn)的電制甲醇。

除了找綠醇供應商,馬士基還需要與港口合作,開(kāi)發(fā)為甲醇船提供所需的燃料加注基礎設施。

馬士基與上港集團很快一拍即合。

上港集團雄心勃勃,希望成為甲醇加注的區域中心。

2023年9月20日,上海國際港務(wù)(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與中國遠洋海運集團有限公司、國家電力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中國檢驗認證(集團)有限公司共同簽署合作備忘錄,國內首個(gè)船用綠色甲醇產(chǎn)業(yè)鏈建設合作項目正式啟動(dòng)。

“我們將打造多種新能源船舶加注服務(wù)業(yè)務(wù)體系,推動(dòng)建設上海港清潔能源加注中心!鄙细奂瘓F工程設備部總經(jīng)理羅文斌面對媒體表示。

2024年3月1日,上海港致遠燃料有限公司作為首批試點(diǎn)企業(yè),獲準試點(diǎn)開(kāi)展綠色甲醇“船對船”加注服務(wù)。上海港也成為繼阿姆斯特丹港、鹿特丹港之后,全球第三個(gè)擁有甲醇加注功能的大港。

04

潑天的富貴,中國氫能行業(yè)怎么接

馬士基、上海港等國際航運巨頭打造的國際船用綠醇使用場(chǎng)景,給中國的綠氫產(chǎn)業(yè)提供了巨大的消納機會(huì )。

對許多大型風(fēng)光儲氫一體化項目來(lái)說(shuō),最難的就是氫氣的消納問(wèn)題,F在將綠氫制成綠醇,銷(xiāo)往海上的船舶企業(yè),給中國的綠氫產(chǎn)業(yè)提供了一個(gè)巨大的發(fā)展空間。

特別是內蒙古和吉林,清華大學(xué)林今教授認為,基于資源和供應鏈的優(yōu)勢,吉林、內蒙古是世界范圍內稀缺的發(fā)展綠氫電化工的優(yōu)質(zhì)地區,有望成為國內綠氫電化工產(chǎn)業(yè)中心。

中國港口分布地圖

吉林省也看到這個(gè)機遇——2024年吉林省兩會(huì )上,吉林省宣布將將重點(diǎn)實(shí)施“吉氫入!惫こ,將吉林省氫基綠色能源產(chǎn)品送往上海等沿海經(jīng)濟發(fā)達省市或通過(guò)沿海港口實(shí)現外銷(xiāo),推動(dòng)構建更加完善的氫能產(chǎn)業(yè)“產(chǎn)供銷(xiāo)”體系。

但是,根據香橙會(huì )氫能數據庫,目前中國處于已簽約、備案以及開(kāi)工狀態(tài)的綠色甲醇項目超過(guò)50個(gè),總產(chǎn)能接近2000萬(wàn)噸/年。這是個(gè)驚人的數字——按照全球甲醇行業(yè)協(xié)會(huì )的測算,2028年全球可再生甲醇總產(chǎn)能也不過(guò)1950萬(wàn)噸。

但這是不可能的。香橙會(huì )研究院統計,目前中國風(fēng)光制氫綠色甲醇項目,真正開(kāi)工的項目只有2個(gè),合計綠色甲醇產(chǎn)能48萬(wàn)噸;已建成項目3個(gè)(含兩個(gè)低碳甲醇項目),建成產(chǎn)能31萬(wàn)噸。

至于為什么不開(kāi)工,此中熟悉內情的行業(yè)人士解釋道:“一是經(jīng)濟性問(wèn)題,二是下游消納問(wèn)題。當初申報項目的時(shí)候,寫(xiě)項目計劃書(shū)容易;項目批下來(lái)了之后,發(fā)現真正做就做不下去了!

香橙會(huì )跟中國綠醇項目業(yè)主方交流的時(shí)候,也發(fā)現一些業(yè)主方并不太關(guān)注船用綠醇的消納機會(huì ),只有少數項目的綠色甲醇消納是朝向船用的。

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是因為沒(méi)看到船用綠醇的消納體系還建立起來(lái),或者說(shuō)是遠水解決不了眼前的近渴?當然也有不少企業(yè)提出綠碳的顧慮,擔心綠氫制綠醇沒(méi)有那么多的綠碳。

也許如全球甲醇行業(yè)協(xié)會(huì )首席運營(yíng)官Chris Chatterton所說(shuō),中國在綠色甲醇的開(kāi)發(fā)上處于中期領(lǐng)先位置。

全球可再生甲醇項目圖

來(lái)源:全球甲醇行業(yè)協(xié)會(huì )

但無(wú)論怎樣,船用甲醇是個(gè)確定性的機會(huì ),將打通中國綠氫產(chǎn)業(yè)商用產(chǎn)業(yè)鏈,這是求之不得的好事——此前鋰電池因為有特斯拉,激活了中國電動(dòng)車(chē)市場(chǎng);中國的氫能行業(yè)也希望能放些鲇魚(yú)進(jìn)來(lái),曾經(jīng)一度寄希望過(guò)日本豐田或者韓國現代。

但現在看來(lái),這條鲇魚(yú),可能是從海上來(lái)的馬士基。

       原文標題 : 海上掀起新能源革命風(fēng)暴,潑天的富貴中國氫能怎么接?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xiě),觀(guān)點(diǎn)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chǎng)。如有侵權或其他問(wèn)題,請聯(lián)系舉報。

發(fā)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cháng)度6~500個(gè)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guò)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wú)評論

暫無(wú)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lián)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wǎng)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