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商湯科技的2023:一切過(guò)往,皆為序章

文:互聯(lián)網(wǎng)江湖 作者:劉致呈

商湯科技的2023年,無(wú)疑是蹣跚在荊棘之路上。

軟銀作為商湯科技的重要股東,2023年可謂是減持不斷,鈍刀子割肉,直到財報發(fā)布的前幾天,還不忘繼續減持;阿里方面,2023年4月,阿里減持了商湯4000萬(wàn)股,套現金額超2.8億港元。6月21日,阿里巴巴因自身業(yè)務(wù)調整,以平均每股2.2670港元賣(mài)出5000萬(wàn)股商湯股票。

到了11月份,又遭美國做空機構灰熊的做空,做空報告稱(chēng):“商湯科技正通過(guò)高度可疑的收入循環(huán)方式,來(lái)人為地(非)智能地夸大收入”。該報告還通過(guò)兩起法庭案件,描述了商湯科技直接或通過(guò)中間公司向客戶(hù)提供資金,而這些資金又用于從商湯科技購買(mǎi)可能從未交付的商品。

隨即商湯做出回應:該報告無(wú)依據 保留采取適當行動(dòng)的權利。

好不容易撐到了年底,結果創(chuàng )始人兼靈魂人物,湯曉鷗卻不幸辭世。

股價(jià)方面,稱(chēng)商湯市值為隱入塵埃絲毫不為過(guò)。股民眼中曾經(jīng)的“湯王”,如今混成了的“湯仔”。

AI這么火,商湯科技為啥還這么難?

商湯2023年消息面的艱難,在財報上體現得可謂是淋漓盡致。

財報顯示,23年公司營(yíng)收34.06億人民幣,同比下降10.57%,凈虧損64.40億同比下降6.54%,營(yíng)收利潤雙降。要知道,這已經(jīng)是連續六年年度虧損。

從2018年到2023年,商湯累計凈虧超過(guò)500億,調整后虧損共計 136.3 億元。

對于高成長(cháng)的科技股來(lái)說(shuō),即便是前期虧損可以被市場(chǎng)接受,但超過(guò)500億的虧損依舊不是個(gè)小數目。何況,港股上商湯-W的總市值也不過(guò)237.63億港元。

六年虧掉當下兩倍的市值,這個(gè)虧法似乎有些夸張了。

虧不是問(wèn)題,問(wèn)題是不能一直這么虧下去,至少得看到財務(wù)上扭轉頹勢的苗頭。商湯也明白這一點(diǎn),于是2023年,商湯明確了新的三大業(yè)務(wù)板塊:生成式AI、傳統AI和智能汽車(chē)。

調整之后,最大的變化在于縮小了智慧城市相關(guān)的業(yè)務(wù)。這部分收入在2021年上半年超過(guò)47%,2023年則降低到10%以?xún)取?/p>

財務(wù)上的結果就是,23年雖然虧了64億,但相比21年虧的171億,已經(jīng)基本止住虧損擴大的規模。顯然,曾經(jīng)占到核心營(yíng)收主力的業(yè)務(wù),是不斷在虧錢(qián)的。

止虧也是有代價(jià)的。

雖然商湯主動(dòng)調整了業(yè)務(wù)比例,但這其實(shí)不算是優(yōu)化業(yè)務(wù)結構,因為失去了這么大塊的業(yè)務(wù),結果就是23年營(yíng)收只有21年的72%。說(shuō)是自斷營(yíng)收一臂可能也不為過(guò)。

為啥商湯寧可營(yíng)收“自斷一臂”也要止虧?

原因其實(shí)很簡(jiǎn)單,營(yíng)收再高也很難轉化成利潤。

2018年到現在,商湯科技營(yíng)收也超過(guò)170億了,但營(yíng)收還是很難變成利潤。答案就可能在于應收賬款帶來(lái)的減值太大了。

從23年的財報公布的數據來(lái)看,商湯應收賬款很多,有37.34億,對比之下,全年營(yíng)收也有34.06億,2022年營(yíng)收38.09億。

也就是說(shuō),幾乎上一年的營(yíng)收都成了應收賬款。

當然這可能是因為業(yè)務(wù)交付周期長(cháng)的原因,所以應收款確認營(yíng)收時(shí)間需要這么長(cháng)。

不過(guò),更值得關(guān)注的其實(shí)是減值的情況。

在資產(chǎn)負債表的應收款項中,占比最多的是來(lái)自第三方的貿易應收款,23年的貿易應收款的總額數字是79.12億,而減值撥備的比例就占到52.9%,來(lái)到41.9億。

說(shuō)白了,項目干完了有相當一部分錢(qián)收不回來(lái),最后只能做應收賬款減值處理,反映到利潤表上就是入不敷出,持續虧損。

根據財報來(lái)看,商湯貿易應收款減值比例感覺(jué)還是有點(diǎn)高的。

數據顯示,6個(gè)月到一年的貿易應收款,虧損撥備的比例為27.9%,1年到2年的為43%,2年到3年為58%,3年到4年比例為75%,超過(guò)4年則是100%。

2023年貿易應收款的虧損撥備是多少呢?總共是35.2億。相當于23年營(yíng)收的103%。 

辛辛苦一整年,掙來(lái)的錢(qián)變成壞賬,公司能不虧嗎?

當然,這其實(shí)不能怪商湯,畢竟甲方爸爸不給錢(qián),乙方工作再努力,甲方面前沒(méi)有話(huà)語(yǔ)權最后還是拿不到錢(qián),只能說(shuō)這個(gè)賽道就不是個(gè)容易商業(yè)化的行業(yè)。

應收賬款減值之外,影響利潤的另一個(gè)核心因素就是成本。財報顯示,2023年公司的銷(xiāo)售成本增加了50%來(lái)到19.05億。除此之外其他的行政費用、研發(fā)開(kāi)支都是下降的。

銷(xiāo)售成本的上升其實(shí)可以理解,畢竟公司處在新舊動(dòng)力的轉換期,縮小了智慧城市相關(guān)的業(yè)務(wù),接下來(lái)就要靠生成式大模型和汽車(chē)相關(guān)業(yè)務(wù),前期的銷(xiāo)售投入是很必要的。

銷(xiāo)售成本之外,另外一個(gè)成本也很難避免,就是折舊及攤銷(xiāo)。

做AI業(yè)務(wù)的公司,是需要采購大量的硬件設備的,比如AI計算卡,這些設備本質(zhì)上是消耗品,折舊很高的。也就是說(shuō),隨著(zhù)AI業(yè)務(wù)的擴大,這部分折舊費用一定是上升的。

23年商湯折舊攤銷(xiāo)是多少呢?12.50億。

2020年到2022年分別是5.70億、6.58億、9.68億。未來(lái)生成式AI業(yè)務(wù)再增長(cháng),這部分的成本也會(huì )更高,這對AI行業(yè)的公司來(lái)說(shuō)其實(shí)是一筆剛性支出。

剛性的成本支出,加上壞賬的問(wèn)題,是導致商湯難以正向盈利的重要原因之一。所以,公司要繼續經(jīng)營(yíng)下去,還是得靠投資人給的融資。

從現金流上來(lái)看,2021年到2023年商湯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產(chǎn)生的現金流量?jì)纛~分別-24.85億、-30.84億、-32.34億,融資活動(dòng)產(chǎn)生的現金流凈額為93.78億、33.29億、10.84億。

這么大的現金流流出,再加上公司并沒(méi)有真正意義上賺到錢(qián),融資似乎成了支撐公司經(jīng)營(yíng)“生命線(xiàn)”。

據天眼查APP融資信息顯示,21年赴港上市之前,商湯也獲得了5億美元的基石輪投資,而2021年到2023年,融資活動(dòng)產(chǎn)生的現金流量?jì)纛~也一直在減少。

所以,能不能持續拿到融資,對于商湯來(lái)說(shuō)很關(guān)鍵。

在業(yè)務(wù)上,其實(shí)商湯也一直在探索新的可能性和想象力,當時(shí)上市前招股書(shū)中,就曾47次提“元宇宙”,去年3月份與泰國T&B環(huán)球媒體集團合作建元宇宙平臺,今年又發(fā)力生成式大模型等。

可以看出,商湯可能迫切地想要在業(yè)務(wù)上做出重心調整,去迎合市場(chǎng)熱點(diǎn)、風(fēng)口,同時(shí)也為業(yè)務(wù)的商業(yè)化探索不同的方向。

雖然從財務(wù)的視角看,商湯不得不這么做,但從戰略上來(lái)看,這也可能會(huì )損失一些延續性和穩定性。

目前來(lái)看,AI仍然是一個(gè)長(cháng)周期,高成本投入,低商業(yè)化回報的行業(yè),反倒是需要更多的戰略定力。對于缺乏其他現金牛業(yè)務(wù)支撐的企業(yè)來(lái)說(shuō),這條路顯然更加兇險,面對的挑戰也會(huì )更加苛刻。

生成式大模型:商湯完成從“湯仔”到“湯王”的關(guān)鍵一擊

雖然商湯財報表現整體欠佳,但是也不乏亮點(diǎn),比如:生成式AI業(yè)務(wù)收入達12億人民幣,這是商湯成立十年以來(lái),從無(wú)到有最快速度超過(guò)10億收入體量的新業(yè)務(wù)。

生成式大模型這個(gè)熱門(mén)賽道,商湯不僅技術(shù)跑得快,關(guān)鍵是商業(yè)化能力非?梢,這不單單是商湯一家的榮譽(yù),更是保留住了“AI四小龍”的臉面。

至于跑得這么快,離不開(kāi)商湯早期的積累:

一方面:早在2021年,商湯推出商湯大裝置SenseCore,SenseCore 商湯 AI 大裝置由算力層、平臺層、算法層三個(gè)部分架構而成,算力方面更是拉滿(mǎn)。當年資金投入量巨大,一度被人詬病,而到了大模型時(shí)代,算力是稀缺資源,戰略?xún)r(jià)值凸顯出來(lái)了。

雖然商湯是做視覺(jué)技術(shù)起家的,看似與大模型關(guān)聯(lián)度不大,架不住算力足夠能打,商湯的技術(shù)底蘊是商湯能夠在大模型賽道搶跑的前提。

另一方面:商湯在A(yíng)I1.0時(shí)代,積累了大量?jì)?yōu)質(zhì)客戶(hù),這些傳統AI時(shí)代的客戶(hù)在近一兩年迅速轉換為生成式AI客戶(hù)。此前兩者的合作成為“背書(shū)”,帶來(lái)虹吸效應,越來(lái)越多品牌客戶(hù)開(kāi)始選擇商湯大模型服務(wù)。

技術(shù)底蘊+潛在客戶(hù)群體,是商湯生成式大模型能夠商業(yè)化出彩的關(guān)鍵。

回過(guò)頭,我們再看商湯2023年的財報,雖然基本面確實(shí)很拉胯,但是生成式大模型這個(gè)長(cháng)板足夠長(cháng),更可貴的是,戰略上商湯這些年換了這么多方向,總算是找到了屬于自己擅長(cháng)且容易商業(yè)化的方向,生成式大模型是商湯能否完成從“湯仔”到“湯王”的關(guān)鍵一擊。

但是,具體到持續商業(yè)化層面,商湯面臨的挑戰猶如23年財報基本盤(pán)——驚喜不多,驚嚇不斷。

首先:商湯之所以能夠這么快地推進(jìn)商業(yè)化落地,核心在于布局足夠早。

但是大模型賽道是一場(chǎng)馬拉松,不是百米沖刺。提前布局的商湯,跑在了前面,但是只能算是領(lǐng)先了,既然是馬拉松,更是體力賽,耐力賽。搶占了機遇期,但是會(huì )被時(shí)間抹平,畢竟如今巨頭集體發(fā)力算力。

百度方面,擁有亞洲單體最大的智算中心——陽(yáng)泉智算中心,算力規模達4EFLOPS(每秒400億億次浮點(diǎn)計算),整個(gè)建筑面積約12萬(wàn)平方米,還有沈陽(yáng)智能計算中心等;科大訊飛方面,科大訊飛已經(jīng)與華為聯(lián)手打造了一個(gè)基于昇騰生態(tài)的自主可控大模型算力底座——“飛星一號”平臺;阿里,騰訊等巨頭無(wú)一不在重磅布局算力。

另外,很重要的一點(diǎn),算力是可以拿錢(qián)砸出來(lái)的。 

其次,更重要的是,大模型是個(gè)賊拉燒錢(qián)的生意,能有多燒錢(qián)?ChatGPT誕生9個(gè)月,已經(jīng)花費近2億美元!甚至有媒體揚言,OpenAI很可能到2024年破產(chǎn),F在看是個(gè)笑話(huà),但玩笑背后的本質(zhì)是大模型確實(shí)很燒錢(qián)。

OpenAI背后是微軟,文心一言的背后是百度。都是大金主,百度在A(yíng)I領(lǐng)域之所以能屢敗屢戰,核心在于不差錢(qián),搜索業(yè)務(wù)可以提供源源不斷的現金支撐。

活得足夠久,就意味著(zhù)更有機會(huì )撐到柳暗花明的那一天,這不,有傳聞,最近百度將為蘋(píng)果今年發(fā)布的iPhone16、Mac系統和iOS18提供AI功能。

而商湯能撐多久?

這是個(gè)很值得討論的問(wèn)題。如果單從財務(wù)視角來(lái)看,這些問(wèn)題的答案其實(shí)也不難回答。

商湯2023年的經(jīng)營(yíng)開(kāi)支總額為58.64億,凈流動(dòng)負債136.53億,手里的現金及等價(jià)物107.33億、5億的金融資產(chǎn)以及37.34的應收款。另外,23年公司經(jīng)營(yíng)、投資、融資產(chǎn)生的現金流凈額總和為15.32億。

從現金覆蓋經(jīng)營(yíng)開(kāi)支和流動(dòng)負債的角度來(lái)看,目前手里的錢(qián)還夠公司經(jīng)營(yíng)。

但如果考慮近三年來(lái)每年60億左右的虧損,如果接下來(lái)還是這樣的虧損規模,那么目前公司的資金儲備恐怕將很難支撐起5年以上的長(cháng)期經(jīng)營(yíng)。

如果再考慮到整個(gè)AI行業(yè)在二級市場(chǎng)的融資前景都不樂(lè )觀(guān),屆時(shí)恐怕還是需要通過(guò)向銀行借款來(lái)維持公司經(jīng)營(yíng)。

目前商湯其實(shí)已經(jīng)有不少銀行借款,財報顯示,商湯目前有抵押的銀行借款為44.69億,借款利率在1.95%–3.80%。利息倒是不高。另外,公司還未提取的銀行信貸還有82.6億元。

也就是說(shuō),真到了迫不得已的時(shí)候,經(jīng)營(yíng)上還是有回轉的余地的。只是,還是那個(gè)問(wèn)題,公司經(jīng)營(yíng)不能總靠向股東拿錢(qián)或者找銀行貸款,終究還是需要找到自己的造血能力。

目前來(lái)看能不能帶來(lái)這個(gè)造血能力,可能在于生成式大模型業(yè)務(wù)能不能支棱起來(lái)。

可問(wèn)題是,大模型自己就這么燒錢(qián),即便是現在成長(cháng)到10億的業(yè)務(wù)規模,未來(lái)又能夠帶來(lái)多少現金流、以及利潤上的增量?

這一點(diǎn)恐怕很難說(shuō)。

從商業(yè)化的場(chǎng)景來(lái)看,汽車(chē)行業(yè)生成式大模型落地前景并不明朗,不過(guò),商湯絕影助力小米SU7,倒是一個(gè)不錯的信號。

外部資本方面,微軟,阿里等股東先后減持,按著(zhù)之前鈍刀子割肉的玩法,目測,這波減持潮什么時(shí)候徹底出清還真是不好說(shuō)。

股價(jià)方面,商湯目前在0.7港元附近徘徊,市值上不去,未來(lái)融資能力,流動(dòng)性恐怕都將蒙上陰影。

這是一場(chǎng)時(shí)間的賽跑,跑過(guò)機遇賽,進(jìn)入到體力賽,耐力賽之前,商湯如何跑贏(yíng)時(shí)間,如何尋找更好的資方,如何加快商業(yè)化落地進(jìn)程,是商湯能否靠生成式大模型翻盤(pán)的關(guān)鍵一役。

最后,祝福商湯早日逆風(fēng)翻盤(pán),重回“湯王”的氣魄。在此也向湯曉鷗致敬,希望商湯人能夠把湯曉鷗的未竟之志發(fā)揚光大。

“當故事上演到最后,我們也會(huì )像《漫長(cháng)的季節》里的結尾一樣,在苞米地里坐著(zhù)小火車(chē),往前看,別回頭,在A(yíng)I這條路上往前開(kāi)吧!”

免責聲明:本文基于公司法定披露內容和已公開(kāi)的資料信息,展開(kāi)評論,但作者不保證該信息資料的完整性、及時(shí)性。另:股市有風(fēng)險,入市需謹慎。文章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與否須自行甄別。

       原文標題 : 商湯科技的2023:一切過(guò)往,皆為序章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xiě),觀(guān)點(diǎn)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chǎng)。如有侵權或其他問(wèn)題,請聯(lián)系舉報。

發(fā)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cháng)度6~500個(gè)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guò)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wú)評論

暫無(wú)評論

人工智能 獵頭職位 更多
掃碼關(guān)注公眾號
OFweek人工智能網(wǎng)
獲取更多精彩內容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lián)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wǎng)安備 4403050200275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