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地平線(xiàn)狂奔的“加速”與“減速”

文:談擎說(shuō)AI

開(kāi)端絢麗收場(chǎng),地平線(xiàn)能否為自動(dòng)駕駛行業(yè)提供煥新之力?

3月26日,智駕科技獨角獸地平線(xiàn)正式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shū),高盛、摩根士丹利、中信建投為其聯(lián)席保薦人。

作為國內知名的自動(dòng)駕駛芯片企業(yè),地平線(xiàn)近年來(lái)的成績(jì)斐然,首先是豪華的投資陣容,地平線(xiàn)招股書(shū)中關(guān)于背后股東的名單就有四頁(yè)多,其中包括大眾、上汽、五源資本、高瓴、紅杉、比亞迪、寧德時(shí)代、東風(fēng)資產(chǎn)、奇瑞汽車(chē)、英特爾、SK海力士等諸多知名機構和企業(yè)的身影。

截至目前,地平線(xiàn)已經(jīng)完成超10輪融資,D輪融資后估值達87.1億美元(約合人民幣628.89億元)。

客戶(hù)面上,據地平線(xiàn),目前全國前十大OEM均為其客戶(hù),僅在2023年,公司就斬獲了超過(guò)100款新車(chē)型定點(diǎn),市場(chǎng)份額為21.3%。

一如眾多此前沖刺IPO的自動(dòng)駕駛新人,科技新星遇上飛速崛起,研發(fā)重擔下“收不抵出”,虧損也自然難逃,2021年、2022年、2023年,地平線(xiàn)經(jīng)調整虧損凈額分別為11.03億元、18.91億元、16.35億元。

縱觀(guān)行業(yè),一如此前近乎敲響喪鐘的圖森未來(lái),或者一眾股價(jià)崩盤(pán)的美股玩家。對于自動(dòng)駕駛行業(yè)而言,上市潮下的一批批步伐似乎并不都是鏗鏘。

一面奪目,一面灑血,隨著(zhù)又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正式遞表,地平線(xiàn)是否會(huì )是自動(dòng)駕駛行業(yè)全新的優(yōu)質(zhì)投資標的?

地平線(xiàn)的“紅利盛世”

透過(guò)招股書(shū)中,本段我們對地平線(xiàn)的核心財務(wù)數據及業(yè)務(wù)基本盤(pán)進(jìn)行梳理。

首先是核心財務(wù)數據,2021年到2023年,地平線(xiàn)收入分別為4.67億元、9.06億元、15.52億元,近三年的復合增長(cháng)率為82.3%,營(yíng)收增速不菲。

地平線(xiàn)的收入飛增,從外側環(huán)境來(lái)看,與乘用車(chē)市場(chǎng)高階智駕近年來(lái)的爆發(fā)與普及之勢強相關(guān)。

在2021年以前,自動(dòng)駕駛芯片一定程度上仍在被討論時(shí)歸于汽車(chē)芯片賽道的一個(gè)小子集,而在這條賽道里,恩智浦、英飛凌、瑞薩電子、意法半導體、德州儀器、博世、安森美等主要廠(chǎng)商占據了全球超60%的汽車(chē)芯片市場(chǎng)。

然而隨著(zhù)以L(fǎng)4為代表的自動(dòng)駕駛落地遙遙無(wú)期,另一側特斯拉智駕技術(shù)攻城略地,越來(lái)越多車(chē)企開(kāi)始嘗試從智駕的高階化入手。

這片藍;仞伒缴嫌,顯然不似汽車(chē)芯片賽道壁壘森嚴,這也使得如今我們也已經(jīng)看到,OEM們智駕的嘗試迅速與上游供應商產(chǎn)生化學(xué)反應,激光雷達、智駕芯片等協(xié)同部位得以迅速崛起。

天眼查APP信息顯示,2020年末到2021年6月,短短半年時(shí)間,地平線(xiàn)便完成了七次C輪融資,“一輪融7次,還能這么玩?”,一時(shí)間里有網(wǎng)友如此感慨。









所以對于營(yíng)收而言,基于高階智駕仍未觸頂天花板,后續地平線(xiàn)收入的持續增長(cháng)可以說(shuō)具備著(zhù)理論上市場(chǎng)需求端的保障。

不過(guò)需求端的保障利好行業(yè),作為其中一員,作為初創(chuàng )玩家,隨著(zhù)地平線(xiàn)進(jìn)入爆發(fā)期,虧損也難免落俗。

目前地平線(xiàn)仍處于持續的虧損狀態(tài),2021年至2023年,地平線(xiàn)的凈虧損分別為20.64億元、87.2億元、67.39億元;經(jīng)調整凈虧損為11.03億元、18.91億元、16.35億元,三年共計超46億元。

巨額的虧損與研發(fā)壓力不無(wú)關(guān)系,2021年、2022年、2023年,地平線(xiàn)的研發(fā)開(kāi)支分別為11.44億元、18.80億元、23.66億元,收不抵支。

不過(guò)高速擴張期內穩如老狗的毛利率水平,是地平線(xiàn)財務(wù)數據中頗值得關(guān)注的。2021年到2023年,地平線(xiàn)毛利分別是3.31億元、6.27億元和10.94億元,毛利率分別是70.9%、69.3%、70.5%。

這樣的毛利率水平是如何保持的?接下來(lái)我們不妨從其業(yè)務(wù)基本盤(pán)中一探究竟。

根據招股書(shū),地平線(xiàn)目前的業(yè)務(wù)主要分為兩個(gè)部分,第一部分是核心的汽車(chē)解決方案,其中又細分為了“產(chǎn)品解決方案”以及“授權及服務(wù)”兩個(gè)業(yè)務(wù)塊。

產(chǎn)品解決方案具體指將地平線(xiàn)自主開(kāi)發(fā)的處理硬件與專(zhuān)有算法及軟件相結合進(jìn)行銷(xiāo)售,授權及服務(wù)則為向客戶(hù)授權使用地平線(xiàn)的算法、軟件及開(kāi)發(fā)工具鏈以產(chǎn)生收入。

從2021年到2023年,該部分業(yè)務(wù)收入總額分別為4.10億元,8.01億元,14.70億元,同期收入占比分別為87.9%,88.5%以及94.8%。

在這其中,“產(chǎn)品解決方案”收入占比44.6%,35.3%,32.7%;“授權及服務(wù)”為43.3%,53.2%,62.1%。

第二部分則是非車(chē)解決方案,具體來(lái)說(shuō)即向設備制造商提供智能化方案,例如割草機等設備,該部分業(yè)務(wù)2021-2023年收入分別為0.57億元、1.05億元、0.81億元,占比分別為12.1%、11.5%以及5.2%。

地平線(xiàn)在招股書(shū)中指出,該部分業(yè)務(wù)并非戰略重點(diǎn),收入占比也在不斷下降。

進(jìn)一步來(lái)看基于業(yè)務(wù)盤(pán)的毛利率數據,前面的問(wèn)題似乎就迎刃而解。

首先是涉及到硬件的產(chǎn)品解決方案以及非車(chē)解決方案兩塊業(yè)務(wù),從2021年-2023年,前者毛利率分別為68.5%、62.1%、44.7%,后者為4.3%、6.0%、13.0%。

其次,則是純軟的授權及服務(wù)板塊,三年毛利率分別為驚人的92.0%、87.8%以及89.0%,而且這一業(yè)務(wù)的歷年收入占比正在不斷擴大。這也就很好地解釋了為何地平線(xiàn)的整體毛利率水平為何一直保持地不錯。

整體來(lái)看,地平線(xiàn)的攻伐之勢似乎利索矯健,不過(guò)這其中是否存在“暗病”?我們不妨進(jìn)一步從白紙黑字下抽絲剝繭。

難逃“以?xún)r(jià)換量”大勢?

作為OEM上游的一環(huán),車(chē)端市場(chǎng)生態(tài)變遷無(wú)疑會(huì )對地平線(xiàn)們間接地產(chǎn)生決定性影響。

前文我們提到智駕市場(chǎng)的爆發(fā),如果我們縱觀(guān)智駕市場(chǎng)近年來(lái)的變遷,其實(shí)不難發(fā)現,行業(yè)已經(jīng)悄然在進(jìn)入一個(gè)全新階段。









在談擎說(shuō)AI看來(lái),智駕市場(chǎng)的1.0開(kāi)端于2021年,基于特斯拉從0到1的推進(jìn),智駕芯片市場(chǎng)從需求局限的L4自動(dòng)駕駛戰場(chǎng),逐漸向著(zhù)乘用車(chē)市場(chǎng)蔓燒,也使得智駕技術(shù)正式迎來(lái)了大規模商業(yè)化的初生期。

這一時(shí)期的典型市場(chǎng)畫(huà)像是中高端車(chē)型逐漸開(kāi)始規;砀唠A智駕技術(shù),卷算力、卷數量之風(fēng)一時(shí)間里甚囂塵上,尤其是“拼算力”,似乎成為了一種對智駕智能化程度的最優(yōu)量化方式。

比如2021年初蔚來(lái)首發(fā)ET7,搭載四顆英偉達DRIVE Orin芯片,算力高達1016TOPS,是特斯拉FSD HW 3.0計算平臺的七倍。

隨著(zhù)越來(lái)越多玩家加入這場(chǎng)數值競賽,跟風(fēng)者一如威馬,彼時(shí)新車(chē)型W6更是給出了百萬(wàn)TOPS算力的數字,試圖用7000倍的差距把特斯拉按在地上摩擦。

不難發(fā)現,這一時(shí)期的爆發(fā)與激光雷達可以說(shuō)極為相似,多就是好,好就是多的粗暴邏輯,在智駕芯片等新生事物上瘋狂蔓延。

然而盡管如此,相對藍海和快速爆發(fā)的行業(yè),也給地平線(xiàn)帶來(lái)了一場(chǎng)新的蓬勃,蓬勃之下,第一重壓力隨之而來(lái)。

具體來(lái)看,隨著(zhù)高階智駕的大門(mén)被撕開(kāi),雖說(shuō)行業(yè)相對藍海,但諸如Mobileye和英偉達等玩家已經(jīng)坐在了椅子上。

不過(guò)值得欣慰的是地平線(xiàn)頂住了這重壓力,頻繁融資的豐富血量,與大量研發(fā)投入,使得地平線(xiàn)能夠在第一階段決勝性?xún)r(jià)比,迅速得到了理想等客戶(hù)。

然而隨著(zhù)智駕市場(chǎng)向著(zhù)2.0變遷,一直的優(yōu)勢,似乎正在化作新的壓力落在地平線(xiàn)身上。

2023年,是新能源乘用車(chē)價(jià)格戰進(jìn)入白熱化的元年,主機廠(chǎng)們紛紛“交個(gè)朋友”,下游越來(lái)越卷的價(jià)格戰,導致的結果也無(wú)疑是上游需要跟著(zhù)被裹挾進(jìn)這場(chǎng)戰爭之中。

一邊是橫向同行競爭,一邊是縱向下游廝殺,兩重壓力之下,上有加劇失血步伐的上有玩家并不在少數。

比如被稱(chēng)為激光雷達第一股的禾賽科技,近年來(lái)產(chǎn)品價(jià)格也是一降再降,反饋到財務(wù)數據,根據其最新財報,近三年來(lái),禾賽科技的營(yíng)業(yè)成本增幅分別為91.94%、115.56%、66.37%,均高于同期營(yíng)收增速。與此同時(shí),2023年禾賽的三費(研發(fā)、營(yíng)銷(xiāo)和一般及行政費用)總規模又達到了12.59億元,占總營(yíng)收的67.08%。

前文我們具體梳理了地平線(xiàn)的業(yè)務(wù)收入和毛利構成,也因此,在談擎說(shuō)AI看來(lái),產(chǎn)品解決方案業(yè)務(wù)的歷年收入占比和毛利率“雙降”,似乎已經(jīng)給我們看到了地平線(xiàn)清晰的毛利角斗。

至此,如果我們進(jìn)一步對比同為上游的玩家,相較于禾賽科技這樣業(yè)務(wù)高單一性的玩家,地平線(xiàn)其實(shí)仍有一條頗具想象力的新曲線(xiàn),那就是與產(chǎn)品解決方案儼然對立的授權及服務(wù)業(yè)務(wù),該業(yè)務(wù)近三年不僅收入占比增速喜人,毛利率更是高企且穩如老狗。

對于授權及服務(wù)的高毛利率,地平線(xiàn)在招股書(shū)中表示,這主要是由于該業(yè)務(wù)相較產(chǎn)品解決方案產(chǎn)生較低的銷(xiāo)貨成本,故其收入通常比產(chǎn)品解決方案收入具有更高的毛利率。

那么由此,一個(gè)新的問(wèn)題便頗值得思考,即輕資產(chǎn)且一路向好的授權及服務(wù)業(yè)務(wù),地平線(xiàn)能夠一直拿捏嗎?這或許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接下來(lái)地平線(xiàn)這一自動(dòng)駕駛新標的的成色幾何。

與大眾“聯(lián)姻”,地平線(xiàn)不得不講的“新故事”?

帶著(zhù)上個(gè)段尾問(wèn)題,本段我們不妨進(jìn)入地平線(xiàn)的客戶(hù)畫(huà)像中一探究竟。

從2021-2023年,地平線(xiàn)由前五大客戶(hù)產(chǎn)生的收入總額分別占收入比例的60.7%、53.2%以及68.8%,不難發(fā)現,其客戶(hù)集中度尤其在2023年出現了較為深化的集中。

具體來(lái)看,2021年和2022年,地平線(xiàn)的第一大客戶(hù)(客戶(hù)A)為同一家電動(dòng)汽車(chē)制造商(被外界普遍認為是理想汽車(chē)),其為地平線(xiàn)創(chuàng )造收入分別為1.15億元,1.45億元,占比總收入24.7%和16.0%。

我們知道在去年理想汽車(chē)銷(xiāo)量出現了爆發(fā)式增長(cháng),其2023年銷(xiāo)量達37.6萬(wàn)輛,較2022年出現了182.2%的大增,如果客戶(hù)A是理想汽車(chē),那么這似乎給地平線(xiàn)帶來(lái)的利好較為有限,2023年,客戶(hù)A為地平線(xiàn)的創(chuàng )造收入僅有1.94億元,較其2022年銷(xiāo)量增幅顯然十分有限。

然而一位新玩家則迅速在2023年成為地平線(xiàn)第一大客戶(hù),全年為地平線(xiàn)創(chuàng )造收入6.27億元,單一客戶(hù)收入占比更是高達40.4%,而這正是酷睿程。

酷睿程或許并不被外界熟悉,但其正是2023年地平線(xiàn)與大眾合資成立的新公司,其中大眾汽車(chē)出資60%,地平線(xiàn)出資40%,該公司主要從事研發(fā)、制造高階自動(dòng)駕駛應用軟件及高階自動(dòng)駕駛系統,當前其主要客戶(hù)為大眾汽車(chē)集團。

新客戶(hù)的到來(lái)是一件好事嗎?背靠了大眾集團,收入增長(cháng)空間煥新,如果從這一角度來(lái)看確實(shí)如此,但除此之外,或許酷睿程給地平線(xiàn)帶來(lái)的,將會(huì )是一段時(shí)間里的舵向扭轉。

一方面,如果我們摘除2023年酷睿程為地平線(xiàn)創(chuàng )造的收入,不難發(fā)現,地平線(xiàn)的收入則基本與2022年持平,這已然與仍在高速爆發(fā)的下游市場(chǎng)出現割裂,也因此,面對2023乘用車(chē)市場(chǎng)更加旺盛的智駕需求,地平線(xiàn)的“攬客”能力或許正在下降。

另一方面,酷睿程并非OEM,主要從事項目也與軟件高度相關(guān),也因此,或許2023年地平線(xiàn)“毛利率頂梁柱”的授權及服務(wù)業(yè)務(wù)收入增長(cháng),也與酷睿程這條“捷徑”有著(zhù)密不可分的關(guān)系。

基于這一點(diǎn)明顯變化,在談擎說(shuō)AI看來(lái),地平線(xiàn)核心業(yè)務(wù)開(kāi)展與特定OEM在重要領(lǐng)域高度綁定,這或許會(huì )給后續地平線(xiàn)的伙伴生態(tài)鋪上一層迷霧。

這一道理其實(shí)不難理解,為什么華為在入局新能源汽車(chē)時(shí)要反復強調不造車(chē)?堅決不參股?本質(zhì)上就是把自己“造車(chē)”戰略中做供應商角色的定位底線(xiàn)捍衛到底。

對于上游供應商角色而言,這一底線(xiàn)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就比如如果華為與賽力斯合資成立問(wèn)界,可想而知其他主機廠(chǎng)還是否會(huì )前赴后繼去成為華為造車(chē)生態(tài)下的一位位“干兒子”。

不過(guò)合資公司業(yè)已成立,或許短期未來(lái)里,酷睿程仍會(huì )很大程度上承擔為地平線(xiàn)創(chuàng )收的第一大客戶(hù)角色。

對于地平線(xiàn)而言,摘除酷睿程后兩年幾乎持平的收入,自然也不會(huì )全由“華為論”背鍋,外部愈發(fā)激烈的市場(chǎng)競爭,價(jià)格戰,以及內部產(chǎn)品研發(fā)價(jià)效等等因素,都是行業(yè)發(fā)展里大浪淘沙一層層剝下來(lái)的力量。

真正給這一標的帶來(lái)的問(wèn)題,或許正是面對仍高速爆發(fā)的智駕市場(chǎng),如何在曾經(jīng)的路徑上與下游齊頭并進(jìn)?

IPO遞表之際,余凱博士發(fā)布了一條朋友圈,“...但這可能,只是開(kāi)始的結束”,或許如其所言,地平線(xiàn)已經(jīng)儼然來(lái)到一座新的大山面前。

       原文標題 : 遞表港交所,地平線(xiàn)狂奔的“加速”與“減速”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xiě),觀(guān)點(diǎn)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chǎng)。如有侵權或其他問(wèn)題,請聯(lián)系舉報。

發(fā)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cháng)度6~500個(gè)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guò)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wú)評論

暫無(wú)評論

人工智能 獵頭職位 更多
掃碼關(guān)注公眾號
OFweek人工智能網(wǎng)
獲取更多精彩內容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lián)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wǎng)安備 44030502002758號